= 寥 落 星 河 =
もし傷は時間で治せるなら、記憶がある必要はないんだ。


言 靈



www.dreamself.me


人 間


紅衣

Author:紅衣
鬼 畜 愛。腹  愛。
懶 惰。行 動 遲 緩。

六 道 骸 至 上 主 義 。
変態。萌え。無邪気。骸。

鋼彈00。
剎那溺愛。ハレ凌辱萌。

APH。
露受。冷戰。神義。露冰露。
朝露。露法。英西。奧瑞。

plurkTwitter鮮網
所屬社團:西風漂流
冷戰十題

APH中文檢索



「傀儡人間」


『Chris's Crime』



痕 跡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必 然





波 濤




再 生




輪 迴




疊 嶂




限 界




接 點


T少《華役町》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昇 華


本站banner,歡迎取用。
寥落星河 ====================== 我總是選擇我喜歡的年級
霧中的玫瑰
Anticlockwise 逆轉世界 鐵幕
MBG


國 境


free counters


計 數




觸 碰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No.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PageTop▲

2011.12.02  [王子姬]異常行為 <<00:12


王子姬。R15。
原梗來自線線與夜子。






異 常 行 為







「跟平常不一樣啊,你。」

古魯瓦爾多盯著那個人的側臉,覺得對方有意迴避他的眼神而感到一絲煩躁。

「你多心了。」

布列依斯理了理稍許凌亂的長髮,解下腰間懸掛的長劍,褪下盔甲代表解除戰鬥狀態。

「明明平常的攻擊十分犀利準確能令對手暈眩,為什麼剛剛的戰鬥卻一次也沒有發揮?」

王子不依不饒地追問,對方的態度看在他眼裡更多像是心虛的表現。

「這種事情輪不到長期坐冷板凳的你來質問吧?古魯瓦爾多,我真為你感到可憐。」

話一出口就察覺自己說得有些太過份,布列依斯頓了頓,抿緊下唇,並未開口解釋。

自己心浮氣躁是有理由的,方才的戰鬥遇見了從未見過的對手,右眼下方有著十字刺青的執事,雖然戰鬥經驗明顯不足,卻總是能依靠特殊技巧避開他的攻擊,使他感受到自己的軟弱無用,但這些想法他並不想在古魯瓦爾多面前顯露哪怕一星半點。

古魯瓦爾多看著他,眼眸逐漸變得闇冷。

「……那麼,就沒辦法了。」

「──!古魯、你做什麼……呃!」





撕裂的布帛、披散的銀白色長髮,交纏的肢體是無法抑止的乾渴,在貫穿對方的瞬間古魯瓦爾多猛然迎上他的瞪視,濕潤的眸子裡漫著不解的憤怒以及無所歸依的慾望,因為疼痛而冷汗涔涔的臉頰透著不正常的紅暈。

他伸手輕撫布列依斯姣好的臉龐,彎身給他一個吻。

融進唾液裡的毒胞子混著鮮血的味道纏綿悱惻地嚥進喉頭。





Fin(?)



「大小姐睡就睡,怎麼露出這麼奇怪的笑容?」

「噓,別吵醒她。」




No.357 / [花自飄零]UL / Comment*0 // PageTop▲

2011.09.25  [貝傑]記憶拼圖 <<16:33


最近熱衷於臉書的卡片戰鬥遊戲Uunlight,強大的人設和毒品般的集卡升級設定讓人沒日沒夜地一頭栽進去。。。

以下是、貧民窟小賤人傑多與暴露狂裸ㄍ阿貝爾不得不說的二三事。(幹)

極短篇。




記 憶 拼 圖





阿貝爾其實不是太明白,為什麼對面那個小不點總是用一種想把自己毀屍滅跡的眼神狠狠瞪著自己,是因為自己的主人和他的主人陣營不同嗎?

扛著巨劍的阿貝爾在戰場上殺傷性十足,許多人偶都表示不想遇見有他參戰的隊伍──他總是在瞬間就決定戰局走向,一骰定生死,不留絲毫餘地。





說生死也只是方便區分的觀念,實際上他們早就不是活著的人。

生前的記憶只剩下幾許零碎的印象,隨著主人的攻城掠地,慢慢從怪物們身上換取錢幣,從而一點一滴組織記憶的碎片,直到拼湊完整的那天,才能以一個真正人類的身分返回人間。

說到底這個隊伍裡面也沒有真正的人類,戰鬥成員都是死者,而主人是炎之聖女製造的人偶。

──大概是對面那個比較完整吧?他真的想不起自己對那個孩子做過什麼了。

臉蛋長得還挺精緻漂亮的……唔,該不會曾經把人家當成女孩子睡過了吧?那樣可不太好。

一點印象都沒有實在太不好了。





阿貝爾走神得相當嚴重,連輪到自己攻擊的回合都差點錯過,骰數也很低落。

這當中自然不乏那孩子的關係,他簡直就是自己的剋星啊!不慎被摸走的手牌不知凡幾,更別提在能力發動後被攪亂的牌序,以及出牌後被對方納入的手牌。

阿貝爾的近戰能力十分強勁,相對而言他的防守能力實在不怎麼樣,於是他只能眼睜睜看著牌被收走,輪到那孩子的攻擊回合時,丟出來的牌多得令人咋舌。





凝視他的紫藤色眼眸帶著幾許倔強,名為傑多的貧民窟王者靜靜地開口。

「只有你,我會讓你見到終結的景象。」





-Fin-




傑多初繪。



番外內收:



←and more
No.355 / [花自飄零]UL / Comment*3 // PageTop▲

 Ho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