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寥 落 星 河 =
もし傷は時間で治せるなら、記憶がある必要はないんだ。


言 靈



www.dreamself.me


人 間


紅衣

Author:紅衣
鬼 畜 愛。腹  愛。
懶 惰。行 動 遲 緩。

六 道 骸 至 上 主 義 。
変態。萌え。無邪気。骸。

鋼彈00。
剎那溺愛。ハレ凌辱萌。

APH。
露受。冷戰。神義。露冰露。
朝露。露法。英西。奧瑞。

plurkTwitter鮮網
所屬社團:西風漂流
冷戰十題

APH中文檢索



「傀儡人間」


『Chris's Crime』



痕 跡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必 然





波 濤




再 生




輪 迴




疊 嶂




限 界




接 點


T少《華役町》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昇 華


本站banner,歡迎取用。
寥落星河 ====================== 我總是選擇我喜歡的年級
霧中的玫瑰
Anticlockwise 逆轉世界 鐵幕
MBG


國 境


free counters


計 數




觸 碰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No.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PageTop▲

2008.11.27  夢的連鎖效應 <<09:39


早上夢到我和某個人匆匆撘上前總統和前副總統的車,車上還有他們的孫子。
疑點是前總統居然自己開車?還有前副總統雖然是女的,不過他們並不是夫妻,哪來的他們的孫子?

醒來的時候有一個念頭武力介入了我的腦袋:我什麼都做不到。


每當我想要釐清一些真相時,往往會得知另外一些我原先無法預期的事實。究竟不知道事實好過些,還是知道事實會比較踏實,現在的我,也許可以平心靜氣的面對吧。

不想一個人獨處,怕的就是自己會反覆去想,不管方向對錯,最後陷入無可自拔的悲慘漩渦。
每次我想通一件事,想要以此作為標竿,現實卻毫不留情的推翻這個判斷,讓我發現我終究也不是個成熟的人。

我只是不想被排除在外而已。我只是害怕被一個人丟下而已。
是什麼都無所謂,我想要有人需要我我也需要對方的感覺。
就算不是獨一無二,似乎也可以忍受。這哪裡是愛情呢?

因為很容易去同理感受別人的心情,所以連自己的感情也捉摸不透了。


在虛構的小說、漫畫裡面,我挺喜歡吵嘴式的戀愛。
看著他們從彼此敵對到確認心情進而在一起,怎麼說呢,戲劇性十足。
雖然說人生如戲,但是並沒有固定的劇本,也無法喊卡重來。

會有相愛但是個性不合的情侶,或者說明知道個性不合還是愛上了。
現實裡面這種類型的戀愛通常下場都不好。
相愛不一定能在一起,分開也不代表不愛對方。
無論如何確認自己的心情還是很重要的吧。


或許可以說,我追求是因為我嚮往彼此相愛的愛情。
但是要遇到剛好相愛的對象實在太難太難,何況人心易變。
不是要指責還是什麼,只是陳述事實。
覺得受傷也只是自我中心的一種表現吧,因為別人的反應不如預期。
誰對誰錯,只是立場問題而已。

我想要活下去,平安快樂的生活著,僅此而已。
可是人生就是這麼樣的、死去又活來。

No.176 / [逝水流年]隨筆 / Comment*3 / TB*0 // PageTop▲

2007.05.23  時々思い出す <<19:29


沒有人能真正從頭到尾參與另一個人的一生,就算一半的靈魂在找著以前也都是另一半來不及守候的過去曾經。
我得到了許多也失去許多。

一直維持很要好關係的畢竟太少了,所以妹妹我羨慕你。


記得有篇文章說,年輕的孩子潛力無窮,因為他們看不到極限,成年以後各方面壓力一起來,看見所謂的極限也就框住了自己的發展。
另外還有篇文章是說,有個女孩在求學的過程中成績優秀樣樣第一,但是凡事求好心切導致神經經常處於緊繃的狀態,女孩的父親告訴她,父母並不要求她一定要做第一名;後來這個女孩不再把力氣通通花在課業上,只維持中等以上的成績,不求最好只求稍微好一點,最後她順利畢業也找到好對象,有了幸福美滿的人生。

因為討厭無力的感覺所以嘗試做個不積極的人,每當成績稍微不如意我就會用那個女孩的例子來安慰自己,究竟是害怕看到極限而不敢更進一步去追求完美還是想要游刃有餘的生活,我只想知道這個社會是否容許我這樣的人生存下去?


不過比起cos我果然還是更喜歡文字。

No.29 / [逝水流年]隨筆 / Comment*1 / TB*0 // PageTop▲

2007.05.14  家に帰る。 <<01:33


長這麼大還沒送過我媽母親節禮物,本來想買蛋糕不過路途遙遠就算了,最後是妹妹出去離子燙的時候順便買了小錢包當禮物,再買了幾張卡片我們姐弟四人寫,這也是我生平第一次寫真正要送給媽媽的母親卡(以前的卡片都是學校美勞課的作業XD)

仔細想想我是不是太不孝了啊囧
不過基本上我認為孝順也不是做做形式便可以表現的行為就是了。

至於卡片內容要寫什麼,我媽向來不是把喜歡啦愛啦掛在嘴邊的人(除了對小弟[因為逗他好有趣nu)我們姐妹也絕不會撒嬌著蹭過去說媽媽我愛你這種肉麻話,真的、太肉麻了。。。(什麼愛的那種事大家心知肚明就好不是嗎XD)
但我還是很想告訴媽媽,看到她日漸加的白頭髮我有多麼不捨,以及我有多麼希望她能夠一直常保健康的身體愉快的心情跟可以大笑的力氣。
(結果我居然寫卡片寫到哭出來,妹妹說我實在太多愁善感了orz)

送卡片的時候我默默的走過去把卡片和禮物一起遞給我媽,說:這是有人放在信箱裡面給你的。我媽一臉震驚(爆)的說:蛤?信箱?!
我弟和我妹爆笑,因為我媽的表情實在太經典了XDDDD
而且我弟才疏學淺(←喂這詞不是用來形容別人的XDD)又懶惰,只寫了福如東海壽比南山還有署名,我媽看完我們的卡片還說怎麼弟弟沒有寫,大家於是又爆笑,寫太少了遭報應了吧小弟~


接著我為什麼會跑來寫網誌呢。。。因為家裡電腦MSN登入不進去。。。(啊。。。我到底是為了什麼。。。)
即使這樣我還是決定要等星期二才回學校,反正都翹了星期一的課了,待在家裡沒什麼不好,雖然我壓根兒沒帶電腦回來,只是想待在這裡而已。

放長假的時候總會很盼望快點開學,否則悶在家裡無所事事都快發霉了。而學期中則是很想星期五快點到來,這樣就沒課可以出門去瘋一瘋。很久沒回家的時候(通常週期是一個月左右)會想家,想念有我可愛的家人居住的那棟一點都不豪華的鄉下三層樓,鄉下地方真的是什麼都沒有除了新鮮的空氣和比較空曠的場地。
我家附近新開了一間租書店,但是令我非常失望的是他的BL書非常非常之少,大概漫畫只有絕愛,小說只有狗屋那一系列的皮書,我簡直難以想像畢業以後回到這裡該怎麼活下去我的腐之魂。。。

是說,我弟終於開始長高和變聲了,他的腿真是讓我羨慕到死的纖細而且結實。。。底迪不要再說你大姊腿很強壯了啦TvT 很粗也不行(泣)

No.26 / [逝水流年]隨筆 / Comment*3 / TB*0 // PageTop▲

2007.04.24  臆病な独占欲。 <<02:05


為什麼心中永遠有個缺口,補不滿的裂縫,無限擴大著寂寞。

這裡明明有很多人類的腳印,但我始終獨自一人。
敲打著鍵盤的指尖是除了手機以外我能對外通訊的器材,網路依終至成癮。
真正想碰觸的依然是人心的溫熱情感的熾烈,不管是字裡行間浪漫的脆弱還是遊走於禁忌邊緣的不軌,也許都是曇花一現的瞬間衝擊心坎的錯覺。

去年年底看了兩次煙火。
稍縱即逝的絢麗光輝在點點星火的餘燼落至地面的半途消失於無形,紅的也好藍的也罷的更不用說,通通都是一個下場。
於是有落淚的衝動。
在漆的夜幕下,嘈雜的人聲裡,我站在那裡孤單得彷彿整個世界都棄我而去。

世界本來就不是為我而轉動,然而我存在於這個世界。

其實並非當真那麼纖細易感,又或者易感是有的,纖細則未必,太過美麗多愁的修辭用在我身上有些暴殄天物,只不過淚腺發達了點,不至於像黛玉葬花那般地亂紅飛過秋千去,問花花不語。

獨占欲來得如此突然。
因「我」而起,意識到自己的存在,因此專制而且獨裁,關於我所能擁有的全部。
但我又如此懦弱,不敢承擔不顧一切的後果。

我並不是生來就如此膽小……

如果傷痕可以用時間撫平,記憶就沒有存在的必要。
何況我還將那些過往珍而視之地存檔保留,回頭去看的時候就像在嘲笑以前的自己怎麼這樣少不經事,然後再一次重複同樣的情節。

是不是我一直在享受著毀滅的頃刻間那種涼薄的快感?


No.22 / [逝水流年]隨筆 / Comment*1 / TB*0 // PageTop▲

2007.04.17  花與鳥 <<20:45


籠子裡的夜鶯已經快要發不出美妙動聽的聲音了。


第三天。


貪玩的少年用鐵籠困住了夜鶯,想得到牠動人的歌聲。
不能振翅飛翔的夜鶯垂頭喪氣,連聲音都只剩下低鳴。

少年說他們願意等待,卻粗心的忘記為夜鶯準備食水。
沒有水喝,沒有東西吃,夜鶯只能啃食鋪在籠子底下的草皮。
細細的葉梗和青青的草汁,並不能給夜鶯的喉嚨帶來多少滋潤。

牠疲倦地蜷縮在角落,羽毛雜亂而沒有生氣。
少年自以為體貼地從花園裡鏟來鋪在籠底的草皮中,恰好夾雜了一朵小雛菊。
毫不起眼的小雛菊,卻曾經是夜鶯美妙歌聲的聆聽者。

--夜鶯啊,從我的葉子裡吸取水分吧。

小雛菊呼喚著夜鶯,勉強睜開眼睛的夜鶯看著小雛菊,緩緩搖頭。

--不,我不能傷害我的朋友。

小雛菊嫩黃的蕊瓣抖動了一下,悲傷地凝視著越來越虛弱的夜鶯。


夜鶯在第五天下午死去。
少年們傷心地為牠舉行葬禮。


籠子裡的草皮被扔在水溝旁邊,慢慢的枯萎成乾癟的黃褐色。
包括夜鶯最初與最終的那一朵。

No.17 / [逝水流年]隨筆 / Comment*0 / TB*0 // PageTop▲

 Ho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