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寥 落 星 河 =
もし傷は時間で治せるなら、記憶がある必要はないんだ。


言 靈



www.dreamself.me


人 間


紅衣

Author:紅衣
鬼 畜 愛。腹  愛。
懶 惰。行 動 遲 緩。

六 道 骸 至 上 主 義 。
変態。萌え。無邪気。骸。

鋼彈00。
剎那溺愛。ハレ凌辱萌。

APH。
露受。冷戰。神義。露冰露。
朝露。露法。英西。奧瑞。

plurkTwitter鮮網
所屬社團:西風漂流
冷戰十題

APH中文檢索



「傀儡人間」


『Chris's Crime』



痕 跡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必 然





波 濤




再 生




輪 迴




疊 嶂




限 界




接 點


T少《華役町》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昇 華


本站banner,歡迎取用。
寥落星河 ====================== 我總是選擇我喜歡的年級
霧中的玫瑰
Anticlockwise 逆轉世界 鐵幕
MBG


國 境


free counters


計 數




觸 碰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No.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PageTop▲

2009.03.03  [LSL]寂寞邊界 <<18:59


萊爾x剎那。
副標題:一個中二病患者的無病呻吟

十八話衍生。微H。
尼爾萊爾生日快樂!
雖然故事不怎麼快樂XD



×




←and more
No.217 / [花自飄零]蛋蛋 / Comment*0 / TB*0 // PageTop▲

2009.01.12  [LSL]違禁品 <<23:19


L=萊爾。蠻、蠻崩的。




×





他知道那個新來的孩子已經注意他很久很久了。




「我們……以前見過嗎?」
聽起來老掉牙的搭訕台詞,不過確實是萊爾發自內心的疑惑。
「如果是的話,在哪裡……」他戴著手套的手在空中比劃。
少年深褐色的眼睛緩緩眨了兩下,眼瞼垂落。
「……沒有。」

碰了個軟釘子。
萊爾摸摸鼻子,聳肩,倒不十分氣餒。
他不大相信這個回答,卻又不認為少年蓄意說謊。
因為那雙偶爾看上去會呈現血色的眸子,隱隱蘊含著無以名狀的悲傷。




少年的年紀其實已經快要脫離『少年』這個範圍了,雖然萊爾有時會打趣地想,男人到死都是少年啊(阿銀調)。
可是就他所見,少年渾身上下還可以被稱之為『少年』的,大概只有體態和那張稚氣得有點犯規的臉。
也只有臉而已。
常年緊抿的唇線,不帶情緒起伏的面孔,明眼人都看得出訓練有素的身手,在在顯示他的不單純;話說回來,會加入卡特隆想必也不會有什麼幸福順遂的人生。萊爾看著少年少得可憐的資料紀錄,抓抓頭,實在無從問起。

姓名:卡馬爾.馬傑利夫。年齡:十七歲。庫爾吉斯人。孤兒。

萊爾想起他還有一個哥哥,世上僅剩的唯一親人,四、五年前失聯。
有一回返鄉掃墓,瞧見墓碑前先他一步擺放的花束,包裝的塑膠袋被雨淋得濕濕的,水珠從花瓣和莖葉間滾動彈落。那樣的情景自去年開始已不復見,萊爾想,也許哥哥有事抽不開身吧。




他第一次在卡馬爾面前點菸的時候,卡馬爾的表情好像遲滯了那麼一瞬,彷彿他不應該會抽菸。
當然一切都只是他的臆測,或許根本是眼花。
卡馬爾沒有問他為什麼抽菸,照理說他也不像會特地問多餘問題的類型,然而萊爾就是覺得,他似乎應該要問。
源於一種弔詭的期待感。
萊爾沒來由地又想起此刻不知正徘徊在世界哪個角落的哥哥。




卡馬爾在卡特隆待了一年,然後隻身離開了。
不告而別。一如他出現般突如其來。
在那之後萊爾發覺墓碑前籠罩在細雨中的花束又再度年復一年。

萊爾不大確定是不是他自我意識過剩,總覺得能感受到微妙的視線,不過惡意並不明顯,因此他只是稍稍警戒了一陣子。




「卡特隆成員,萊爾.狄蘭第。」
他說他名為剎那.F.清英,CB的鋼彈機師。
「我來接你了。」

萊爾忽然發現所有的脈絡都解釋得通了。




「……菸,戒掉比較好。」
剎那說這句話的時候,眼神是瞥向一邊的。
他情不自禁的揚起嘴角,略帶嘲諷的語調,「違禁品?呿,CB成員都是哪裡來的健康寶寶啊?」
「不,只是……會影響射擊的準頭。」
一如既往。他不覺得他說謊,卻不相信那是絕對的真實。

萊爾抽掉嘴裡的菸,伸手托住對方下顎,傾身吻住那雙薄而筆直的嘴唇。
沒有預料之中的反抗,不算意外。
他的舌尖勾住他的,原本出於試探的吻,逐漸繾綣於彼此的呼吸,揉合菸草的味道;剎那的反應有一點被動、遲疑,不熟練卻很溫順,鼻間不自覺哼出的細微聲響宛如小獸嗚咽般,性感非常。

然後萊爾唐突地中斷這個吻。
他想,他什麼都沒考慮,他覺得耳邊有個聲音在催促自己,他聽不清那是在說什麼。
但是他決定去做。
拈著燃了半截的菸遞過去,萊爾瞇著眼──他猜自己表情兇惡──以唇形開口示意。

──吶,替我熄掉吧,剎那?

積攢的煙灰黏附於星火燎燒的邊緣,一經抖動便會輕易散佚。剎那望了他一眼,伸出右掌穩穩按住最高溫的那一端,細微的焦味混合菸草燒灼的氣味化作一股令人暈眩的嗅覺。萊爾微愕的當口被勾下脖頸,挾在指節的菸蒂因為疊附過來的溫潤唇瓣而鬆脫,掉落在腳邊。
剎那的吻就像他的人一樣,毫不矯飾的程度讓人有點難為情。
萊爾有那麼瞬間感到招架無力,他掰開剎那的掌心,中央燙成一圈暗紅的新生肉突;剎那的視線筆直地投射過來,萊爾乾瞪著眼睛發起愣,好像有點明白心底那種發虛的感覺從何而生,但是又不太願意承認。
最後他捧起剎那的手,輕輕舔吻那個小小的傷口。

就算知道會疼痛會受傷也絕不退縮,這樣的傻勁啊……

萊爾扶著額頭,很是無奈地罵了句笨蛋。
「謝謝。」剎那的聲音一下子清亮起來。




於是,他第一次在這個人臉上看見了、名為微笑的優美圖案。




─END─


No.199 / [花自飄零]蛋蛋 / Comment*0 / TB*0 // PageTop▲

2008.11.26  所謂世界的惡意 <<17:56


轉錄自阿睡家XD 全文見此
原本她是在吐槽某自製商品啦,但是我實在不敢盯著那圖片超過十秒鐘XDDDD
反而對下面這三張圖特別有愛=//////=


以下:

文字by阿睡
圖片by官方


对此,前后两代洛克昂纷纷表示:
L1.jpg

刹那虽然营养不良不过他是经历过很多修罗场的孩子,无论被怎样对待都会拼命忍耐呢。
by 尼尔·迪兰迪·天堂光源氏计划失败者



L2.png

“……真的很耐操”
by 莱尔·迪兰迪·人渣



S1.jpg

够了,这样扭曲的世界才不是我和洛克昂期待的世界!!!!!!!!!!!!!!
by 刹那·f·清荣·肖像版权者




裡面是我的花痴:



←and more
No.175 / [花自飄零]蛋蛋 / Comment*0 / TB*0 // PageTop▲

2008.11.13  [LSL]The Precision of Language <<22:05


寫在前面:

有嘿嘿嘿所以放裡面。
阿雷他很崩壞,洛克昂也是。
其實大家都壞掉了orz
看完不可以打我。
忘了說,是One Hug Is Enough的續篇,大概。

標題感謝an與透子:p

p.s這次我沒有糟蹋食物!!(炸)


←and more
No.171 / [花自飄零]蛋蛋 / Comment*2 / TB*0 // PageTop▲

2008.11.08  [LSL]One Hug Is Enough <<12:53


寫在前面:

本篇靈感來自國語日報的一篇文章(炸笑)
依然離不開牛奶。LS達陣H有,某種意義上來說有點下品。
洛克昂崩壞(揍)。可以接受請入內(毆)





←and more
No.168 / [花自飄零]蛋蛋 / Comment*4 / TB*0 // PageTop▲

 Home Nex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