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寥 落 星 河 =
もし傷は時間で治せるなら、記憶がある必要はないんだ。


言 靈



www.dreamself.me


人 間


紅衣

Author:紅衣
鬼 畜 愛。腹  愛。
懶 惰。行 動 遲 緩。

六 道 骸 至 上 主 義 。
変態。萌え。無邪気。骸。

鋼彈00。
剎那溺愛。ハレ凌辱萌。

APH。
露受。冷戰。神義。露冰露。
朝露。露法。英西。奧瑞。

plurkTwitter鮮網
所屬社團:西風漂流
冷戰十題

APH中文檢索



「傀儡人間」


『Chris's Crime』



痕 跡


04 | 2009/05 | 06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


必 然





波 濤




再 生




輪 迴




疊 嶂




限 界




接 點


T少《華役町》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昇 華


本站banner,歡迎取用。
寥落星河 ====================== 我總是選擇我喜歡的年級
霧中的玫瑰
Anticlockwise 逆轉世界 鐵幕
MBG


國 境


free counters


計 數




觸 碰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No.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PageTop▲

2009.05.26  我小妹在看蛋蛋江湖 <<21:48


我太震驚了,她居然是蘭罄派!!

我還以為身為我的雙胞胎(誤)她會和我一樣是小春派(痛哭

No.280 / [雲破月來]一言 / Comment*2 // PageTop▲

2009.05.25  0524面交團 <<22:34


起因是大家數個月來一直在瘋狂團購,於是有了以下這樣的成果:

和阿殘一起把74本書搬回家,再加上之前還沒拿給小明的差不多有一百本吧!
阿殘曰:我們好像剛從comiket回來一樣。XDDDD

約在東區的POSH二店,結果早到的一群人反而迷路=v=||||||
不要欺負我腳短啊(何
不過點餐的時候才發現禁止喧嘩(廢話
我點了這個↓法式蘑雞肉薄餅

店裡燈光昏暗,到了晚間還點起蠟燭XD
亂有情調的可惜不適合看書和大聲笑鬧(喂

這個是兔人點的義大利麵↓因為是義大利麵所以義呆就來支援了XD

看起來很好吃但實際上。。。(咦XD

最喜歡的是這個↓布朗尼蛋糕,最近迷上布朗尼蛋糕了www


接下來是重頭戲的冷戰組,因為燈光昏暗不利於我的手機拍照,小燈拍的比較亮:p

幽會偷拍(?)↓壁畫的人影還真應景XDDD


之後續攤去麥當當,拍照拍到手軟XDD
另外開一篇專門放,等我修好照再補XD

No.279 / [雲破月來]記事 / Comment*2 // PageTop▲

2009.05.22  我家的男人 <<08:45


早上因為上完課就要去台北,所以想說早點起來用功一下,但所謂的早點也是七點四十。。。不過六點半被我娘叫醒,她問我是不是對老爸口氣又不好?
我:???
我毫無自覺啊XDDDDDD 明明一點跡象都沒有= =
和我娘討論的結論是:乾脆以後我跟我爸講話都用撒嬌的好了XDrz

我家的男人們神經都很纖細,女人們只要聲音宏亮一點口氣直一點就是對他們兇,我弟會因為我吃了他預定要吃的麵包而鬧彆扭。。。XDDrz
對不起我是個霸道又貪吃的大姐,看到好東西都是收起來說這個我要(揍扁

--重點是我又沒念到書,然後因為睡不夠眼睛好酸可是房間好熱不想躺回去(痛哭

我還是去補個眠好了orz

No.278 / [逝水流年]日常 / Comment*0 // PageTop▲

2009.05.18  絕望fc2 <<20:57


昨晚與朔亞感人的重逢,link作禮交換之,然fc2死也不肯多背負一條連結,何故??

刪除廣告留言:需連試數次方能成功。
更改頭像:必先還原初始設定再行上傳圖片,哦,從電腦裡直接上傳頭像是不被允許的。
上傳圖片:時靈時不靈,不理我的話就關掉你,再開才會成功。
替換面板:嗯~人家不依啦~客倌您再多來幾次嘛~(?)

棍!!!


Opera也是下載有時候會怪怪的,我還以為我和國家考試有仇。
預設字型看起來有點吃力,而且從Opera更新fc2會亂碼,嘖嘖,我還以為www網頁我可以離開PCman投向新歡的懷抱了(揍
沒想到但見新人笑,不知新人身材沒有舊人好(啥譬喻



另外會被打死的原作扭曲放裡面(毆毆
米英飯請不要進來,進來也不准打臉XDDDDD

←and more
No.277 / [逝水流年]日常 / Comment*7 // PageTop▲

2009.05.17  [冷戰]病原體 <<23:50


例行碎碎念:
1.流程是露子米→米子露
2.多數橋段來自小燈ww
3.剩下的後記講(揍

p.s亂碼部分已修正,果然不能太依Opera XDrz




病 原 體





伊凡.布拉金斯基十指交扣,笑瞇瞇地打量圓桌對面的訪客。

說是等比例縮小也太過天馬行空,不過就伊凡不算太久以前的印象,眼前這個小不隆咚金髮碧眼的小男孩,穿著輕飄飄睡衣般白色小裙子,領口還繫著漂亮的紅色緞帶,確實是某人幼年時期的標準裝扮。

「所以,這就是為什麼你縮小了?」

整理方才得到的大部分資訊,綜合起來大概是──阿爾弗雷夜裡做夢夢見那穿著鄙陋到可笑(強調)的不列天拿著魔法棒指著他說:『我要把你變回小孩子重新再教育!!』醒來就發現自己縮水了。

「嗯啊──」

無精打采地應聲,前額那撮呆毛也蔫蔫的,小男孩手裡握著湯匙,盯著五顏六色的冰淇淋聖代發呆,然後一臉鬱悶地挖了一大勺冰淇淋含進嘴裡。

伊凡感到很新鮮,剛發現美國縮水的時候他有些失望,這樣能得到的領土說不定會變少,不過看見阿爾的反應又覺得未免太過有趣,少了州的小小臉蛋說不定還沒他的手掌大,硬要塞進一整坨冰淇淋導致臉頰撐得鼓鼓的,讓他很想做一件事。

「……俄活斯理幹嘛?」阿爾口齒不清地問,伊凡正在戳HERO他粉嫩嫩水噹噹的臉頰,雖然不會痛,可是冰淇淋快噴出來了。

「看看會不會掉出金幣。」手感不錯。伊凡給了評價,改戳為捏。

小嘴被拉得扁長,頰邊傳來鈍痛感,阿爾眼睛鼻子皺成一團,努力把融化成甜水的冰淇淋吞下去,揚著湯匙示威,「俄羅斯,HERO是不可戲弄的!就算他縮小也一樣。」

「真不想被這樣『渺小』的你說教呢。」

諷刺了一句,伊凡收手,恢復原本的坐姿,「既然是夢見英國,為什麼不去找他?也許他有辦法……」

「……總覺得去找他的話,就再也無法恢復原狀了。」

亞瑟大概巴不得他永遠保持現在這副模樣,作他乖巧可愛的弟弟,而不是忘恩負義強行獨立的美國。阿爾心道。

「反正,不管怎樣,都變成俄羅斯就好啦☆」

專心消滅聖代中的阿爾忽然打了個寒顫,慢慢將視線往上拉,伊凡端著那張無法解讀情緒的笑臉,背景有花在飄,仔細看居然是向日葵。

「HERO只會是HERO!」

嚴正聲明自我立場,儘管稚嫩的童音和嬌小的身形在氣勢上差了一大截,冰淇淋吃到嘴角和下巴都是,不過他依然是眾所注目的HERO──未進化版。

然而很快地HERO就面臨了重大考驗。

「哇啊啊啊俄羅斯你幹嘛──」

突然被當成貨物一樣攔腰扛起,阿爾伏在伊凡肩膀掙扎揮舞著短短的手腳,第一次發現原來伊凡有這麼高。

「再吵就抓你去填湖。」

伊凡倒也不是真嫌他吵,肩上軟綿綿的小動物瞬間全身僵硬,不再胡亂扭動的軀體傳來比成人高的體溫還有略為急促的突突脈動,讓他覺得很舒服。

如果真的是小孩子應該會嚇哭吧?好可惜……他心想。

阿爾發現自己被帶進了浴室,伊凡毫無預警地『噗通』一聲把他丟進蓄滿溫水的大浴缸裡,他冷不防吃了水嗆咳起來,一下子整張小臉脹得通紅。

「剛好,連衣服也一併洗乾淨吧。」

高大的男人矮下身來,汲水抹去他臉頰四周的乳白糖液。

「誰知道你是不是覬覦本HERO青春有勁的肉體……」

伊凡聽見眼前丁點大的小孩這樣嘀咕著,紅潤的臉龐配上幼兒體型,煮來吃說不定還比較有價值,「你很有興趣的話,我不介意替現在的你測量勃起後的長度。」

「你你你……」

HERO大驚失色,正待逃竄,一條毛巾劈頭蓋臉砸過來。

「自己洗吧,要是溺死了我就接收華盛頓囉。」

伊凡的聲音從遠處傳來。撥開遮蔽視野的障礙物,阿爾發現浴室的門已經被帶上了,他愣愣地瞪著門,許久才吐出一句,「……想得美。」


×


等到伊凡也洗完澡回到房間,那個小不點抱著大大的枕頭窩在棉被裡對他眨眼。

「HERO看你可憐,勉強陪你一起睡吧!」

反客為主地拍拍床的一側,阿爾自認大方的模樣沒半點心虛。伊凡沒說什麼,熄了燈坐上床準備就寢。

面對面躺下來大眼瞪小眼,伊凡對他伸出手,他以眼神回應:『幹嘛?』然後抵抗不能地被攬進大的懷抱裡,伊凡撥開他前額的金色瀏海,在那裏烙下一個晚安吻。鼻間滿是沐浴乳淡淡的清香。

在這張其實並不陌生的床上,阿爾弗雷‧F‧瓊斯頭一次覺得天花板那麼高、棉被那麼厚重、擁抱著自己的手臂那麼堅定、耳朵貼著對方胸膛傳來的平穩心跳如此令人安心。

「不快點睡的話就吃掉你噢☆」

……聲音倒是一如既往地可恨。阿爾緊緊閉上眼睛。


×


再度睜開眼睛的時候,阿爾猛然坐起,低頭檢視自己的四肢軀幹,甚至拉開睡褲只為求得真相──

「哇哈哈哈我恢復原狀了!恢復原狀了!俄羅斯我恢──」

擾人清夢的猖狂大笑在看見隔壁同寢的床友揉著眼睛爬起來的瞬間嘎然而止,阿爾呆若木雞地瞪著依稀彷彿有著伊凡外型的小孩睡眼惺忪迷茫地望著自己過長的衣袖,漂亮的紫羅蘭色眸子逐漸對準了焦距,眉眼彎彎,唇角上揚,然後阿爾聽見天籟般軟嫩的童音、充滿惡意地。

「美國,你去死。」


×


「俄羅斯,你不能這樣,雖然HERO也曾經、呃……蒙受你當前的困境,但那並沒有證據證明你會變成這副性跟我有關──因為HERO是不可能犯這種錯誤的──或許英國他改變了詛咒對象也說不定……」

一整個早上阿爾都在進行極端自我中心的英雄教育,小號的伊凡懷裡揣著比例相對龐大的伏特加酒瓶,坐在同樣的座椅上面帶笑容地聆聽他的演講,瞇細的紫眸殺氣滿盈。

「既然你現在變得如此弱小,那麼HERO就有保護你的義務,來,叫一聲爸……叫一聲HERO哥哥來聽聽?」

阿爾張開雙臂對兒童釋出溫暖善意,伊凡盯著他好半晌,將酒瓶擱置在桌上,蹦地跳下椅子走到阿爾面前,勾勾手指示意對方彎腰。阿爾不疑有他,彎身湊近,伊凡解下頸邊的圍巾溫情脈脈地給他繫上,確實地纏住他的脖子。

接著握住布料兩端向左右狠狠勒緊。通俗一點的說法是使盡吃奶的力氣。

「……」

「……」

可惜被害者受到的傷害值是零點。

「俄羅斯,你發燒了嗎?」

阿爾有點擔心地摸摸他的額頭,白皙的臉龐因為憋氣而微微泛紅,看上去憨態可掬。天氣又沒有很冷,不需要這麼替他著想吧?

想了想,阿爾伸手穿過他脅下,輕易地將他提到半空中,伊凡瞪大眼睛一臉戒慎恐懼,那副模樣在阿爾腦內自動轉譯成『能被HERO這樣抱起來真是無比榮幸』。

他好奇地將手中的小孩舉高輕輕搖晃,又放下來抱在胸口這裡拍拍那裡捏捏,軟軟溫溫小小隻的,像小女孩玩的娃娃一樣。

「嘿,俄羅斯,你大概沒什麼童年吧?HERO讓你體驗一下HERO式的玩法。」

顯然比起伊凡緊繃的臉,想體驗傻爸爸行徑的人只有阿爾弗雷,不過來不及發出抗議,阿爾已經擅自把他整個人向空中拋去。

「拋高高、拋高──哦噗!」

興高采烈耍得正開心的無聊成年人被全自動玩具的小腳丫重重地顏面直擊,暫時失去行為能力。伊凡落地前不忘抽走自己的圍巾,雙腳重新接觸地面的瞬間麻了一下,隨即跨出小步伐歪歪倒倒地奔出去。

然後魔王立馬撞見空前絕後大危機。

從來不知道必須仰頭看著自己的妹妹是這麼可怕的一件事,儘管在那之前妹妹幾乎就已經是他揮之不去的夢魘,伊凡臉色發青地看著面無表情俯視自己的少女,完全忘記逃走這回事。

「……我和哥哥的小孩!」少女這麼說著,粗魯地一把將他揣進懷裡。

連發出慘叫聲的力氣都沒有,受困於幼兒體內(?)的大魔王不爭氣地暈了過去。


×


之後,雖然發生在伊凡身上原因不明的時光逆流隔天就恢復原狀,不過很長一段時間他都禁止阿爾踏入俄羅斯境內。

針對阿爾不明所以的抗議,伊凡冷冷地送他一句話:「病原體就該徹底隔離。」




─END─




後記:
雖然已經在群裡講過了不過我還是想昭告天下,這是一篇被露樣詛咒的文!
昨晚睡前我明明寫到一千九百多字,今早起床開啟檔案居然只剩一千六百多,關於子露的部分全部不見了!!
然後本來只是寫著玩的居然最後有兩千八百多字。。。我到底orz

No.276 / [逝水流年]國擬 / Comment*2 // PageTop▲

2009.05.16  該怎麼說 <<12:36


的確是有那種不管畫什麼或寫什麼都會被萌到的作者XDrz

剛剛看了開膛王子的路強○義呆圖我整個人都斯巴達了(靠
雖然我一直說我喜歡独伊但理想上的H應該是義呆主動多些要不然就是兩個人都純情到死的(你怎麼講的跟寫的不一樣),所以外觀(?)看起來應該是像伊独要多很多,第一次看到如此具衝擊性的独伊一方面覺得腦中哪一條線崩斷了一方面又覺得我真的可以死了(咦)

○你○的萌死啦!!!(粗口注意

。。。所以.意.志哪點像攻啊?(噓
我說我喜歡義呆受也純粹只是想看義呆受,那、那就受x受百合吧(大誤

說到這個,最近很萌LP一個畫者的独伊←法,独伊各自為了替對方著想而搞得雙方都痛苦,法叔看似置身事外扮臉實則一片真心誰人訴。。。太少女了但是太適合了(遮臉
但這不就三個都是受嘛這個世界怎麼了??(滾啦XD


然後最近依舊冷戰一直線,待寫的東西開始等比級數成長(掩面
露子米→米子露明明圖比較萌TvT

No.275 / [逝水流年]國擬 / Comment*0 // PageTop▲

2009.05.14  露西亞的新生 <<01:30


今天不遠千里地帶露樣去給大師調教,還一直被大師宣傳給輔導室其他老師聽=3=
本來預計三小時結束,以為會很晚回到家,沒想到露樣非常爭氣(?)一個小時就結束所有教程XDDDDD

不過回到家卻被MSN整得很慘orz 9.0面板醜斃了,還我8.5啊啊啊。。。T T
無法調顏色真是太嚇克了,還有那什麼色彩配置。。。
但,但其實我是很容易向現實妥協的人orz
也就是說,大概不到一個禮拜我就會習慣了啊哈哈哈。。。
看我多麼逆來順受,螢幕造成的不便,也只是小case。。。

露樣真不愧是影音專門,音樂放出來超棒的T T
對不起我不該以為音樂放出來能聽就好XDDDD
果然還是要花錢才能得到良好的服務(?)


No.274 / [逝水流年]日常 / Comment*4 // PageTop▲

2009.05.13  [冷戰]殺伐夫妻相性100問 Part 2 <<00:12


真的有機會上看兩萬(遮臉)


【Part 2】



「你們是怎麼稱呼對方的?」

「俄羅斯。」

「美國。」

「希望被對方怎樣稱呼?」

「Of course, HEROだ!」

這什麼文法?你到底想講哪一國話?──忍耐著不發出如上所述的吐槽,亞瑟用眼神徵詢伊凡的答案。

「等到你床上的表現能令人滿意時,我會考慮。普通的就可以了。」伊凡一點面子也不給,最後一句是對亞瑟說的。亞瑟感覺自己像餐廳裡捧著menu站在一旁乾等吵架情侶點菜的苦命侍者。

「HERO的表現永遠是最好的。看來你比較喜歡被稱為萬惡的共.產.主.義.者?」

「好現在我們進行下一題,如果以動物來比喻,覺得對方是?」亞瑟‧柯克蘭習得強制中止技能。

「我懷疑哪一種動物有辦法像他這樣,硬要說的話就是蛇吧?陰險邪惡,還會冷不防咬你一口。」阿爾吸著可樂,杯子裡發出隆隆的聲音顯示已無液體,他扭開杯蓋,喀啦喀啦隨意攪動未融解的冰塊。

「我認為把美國比擬成動物是相當失禮的事──對動物而言。」

「如同HERO一般哪裡失禮了?」英雄開始卡卡卡地嚼冰塊。

「一邊嚼冰塊一邊講話是真的很失禮。如果要送禮物給對方,會選擇?」亞瑟逐漸掌握順利進行訪談的訣竅,這讓他堅持下去的動力提升了三個百分點。

「麥○勞折價券一百份,夠有誠意吧?」

「往西伯利亞的單程機票,頭等艙哦。」

看著阿爾和伊凡的眼神,亞瑟有充分理由相信,他們都是認真的……

「希望收到什麼禮物呢?」

伊凡偏頭思考了一下,笑容顯得有些靦腆,「唔,果然還是……那個吧,圍巾。」

「還以為你又會說想要華盛頓之類的……」阿爾聳聳肩,要了第二杯可樂。

「那個也不錯,不過最想要的是太陽哦。」伊凡的表情幾乎可以稱之為夢幻。

「喂喂,月亮也就算了──不要以為我會說出『你想要的話我就替你摘下來』這種蠢話!──太陽是恆星欸、恆星!會死人的!」

「很溫暖啊,而且你不是號稱什麼都辦得到?」

「這、我……」阿爾望著伊凡閃爍錯誤期待的雙眼,稍稍陷入內心掙扎的困窘狀態,「HE……HERO是為了保護弱者而行動,不是為了滿足你無聊的欲望。」

亞瑟搔搔臉頰,雖然阿爾最後這樣總結,前面一番話倒是讓他產生另一種認知:其實他們感情應該不錯……?

「美國,你還沒說啊,想要什麼禮物?」即使願望被駁回也影響不了伊凡的愉快情緒,他把水管擱在一旁,拉鬆脖子上的圍巾,重新圍了一遍。

「還用說嘛,當然是全世界都在HERO的保護之下達成和平。」而阿爾依然自大的發言突然變得有些氣勢萎靡。

「コルコル……」

伊凡又怪腔怪調地笑起來。亞瑟正為如此平和、或說平安的氣氛感動之際,目光瞥見後幾題題目時,心頭再度浮現紮草人詛咒法蘭西斯的衝動。

「對彼此有哪裡不滿嗎?一般是怎樣的事情?」

「真要說的話,尺寸不太合……?」

「聽你在蓋!明明、明明……哼,HERO就算短一點也能完美達成任務啦!喂、英國,我對這傢伙最不滿的地方就是他總愛歪曲事實!」

──我實在不太想知道你們在講什麼……

亞瑟臉上的線都快與眉同了,盯著激動拍桌自我辯駁的阿爾和隔壁笑意盈盈心情大好的伊凡,一股兒大不中留(?)的蒼涼感慨油然而生。

「都可以啦……你有什麼嗜好?」

「小國併吞或從事諜/報活動。」

相較於伊凡的危險發言,亞瑟暫且把希望寄託在阿爾身上。

「這個嘛,伊/拉/克……」

「夠了!STOP!我瞭!拜託範圍和殺傷力小一點好不好。下一題,對方有什麼嗜好?」

「收集麥○勞快樂兒童餐附贈的玩具。」伊凡從善如流。

警告生效,不過和前一題答案反差太大,亞瑟忍不住噗嗤笑出來,「有、有點太過可愛……」

「什麼嘛俄羅斯,這麼快就妥協真不像你。」

──阿爾弗雷‧F‧瓊斯,好樣的,你的意思是你聯合伊凡一起整我嗎?

亞瑟磨著牙。

「不過啊,英國,俄羅斯的興趣是角色扮演;」金髮碧眼的美國人直接忽略他額上突突亂跳的青筋,拿著可樂的手興致盎然地在空中比畫,幾滴暗褐色的冒泡液體潑濺在桌面上,「HERO是拯救世界的勇者,俄羅斯則是邪惡的大魔王……」

「中略,結局是大魔王和勇者搞上床,這種史詩流傳下去你覺得會有人欽佩勇者嗎?」大魔王單手支頷懶洋洋地打個呵欠,手執水管權充法杖輕佻地勾起勇者下巴。

勇者一把推開大魔王的惡勢力,「反對意見一概不予承認☆」

這種場面……就是所謂的打情罵俏吧?亞瑟兩眼發直,突然覺得生氣的力氣都沒了。

「討厭對方對自己做什麼事?」

「……企圖掌控我、監視我。」阿爾這麼說著,神情變得有些陰鬱。

「那也是沒辦法的事。」伊凡用指尖敲擊伏特加酒瓶,發出叩叩的聲響,「美國,我啊,無論何時都想聽見你的聲音、看到你的樣貌哦……話說回來,監控方面,你不也是彼此彼此?」拋給阿爾一個意有所指的微笑,仰首飲烈酒入喉。

「HERO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保護弱小。還有我才不想時時刻刻面對你。」

「說得可真動聽。」伊凡一臉敷衍,「哦,我好像還沒回答?」

「是的。」亞瑟大氣不敢喘一口。

「討厭的事,讓我想想哦……」伊凡改以雙手捧著酒瓶,低頭望著狹窄瓶口內部晃動的酒水生波,好一會兒抬起頭,仍舊嘴角帶笑如常,「最討厭的,大概就是遇見美國這件事本身。」

「…………」儘管阿爾已經從他身邊獨立出去很久了,看見伊凡這樣的神情,亞瑟仍然湧起些許不必要的愧疚感。

「你做了什麼會導致對方生氣?」

「剝奪他身為HERO的樂趣?」

「笨蛋,HERO才……」

「才不是為了玩樂,是為了保護弱小,是吧?我都會背了。」

「啊哈哈哈俄羅斯你有夠幼稚的!」

「……我看上去你們是半斤八兩。」

「怎麼這樣說呢英國,你應該要站在HERO這邊啊!」

「怎樣都好啦,美國,你的答案是?」

「哦……」阿爾搔完腦袋開始搔臉頰,搔完臉頰之後搔脖子,然後他轉頭,「俄羅斯,你生氣過嗎?」

回答他的是伊凡‧布拉金斯基的招牌笑聲コルコルコル。


-TBC-


No.273 / [逝水流年]國擬 / Comment*2 // PageTop▲

2009.05.12  alan<大江東去> <<13:08


赤壁~大江東去~

作曲:巖代太郎 作詞:李焯雄

看 大江東去
浪花淘盡千古英雄
笑 指點江山
是非成敗俱灰飛煙滅
此地一為別
青山舊 雨初歇 豪情卻 向誰說

機遇難賒 東風且暫借
流年似水 足印難重疊
赤壁難辨 風流雲散處
只剩下當時明月
枉海闊天空 故人不曾入夢
幾度夕陽紅 晚鐘

分久必合 合久必分
暫寄天地之間敵友難分
多情應笑我華髮生
但為君故獨沉吟至今
一時瑜亮 一壺酒 萬古消沉
人道是 分久必合 合久必分
和你終須一別
秋月春風殘雪

枉海闊天空 故人不曾入夢
幾度夕陽紅 晚鐘

分久必合 合久必分
暫寄天地之間敵友難分
多情應笑我華髮生
但為君故獨沉吟至今
一時瑜亮 一壺酒 萬古消沉
人道是 分久必合 合久必分
和你終須一別

分久必合 合久必分
暫寄天地之間主客難分
多情應笑我華髮生
但為君故獨沉吟至今
一時瑜亮 一壺酒 戎馬一生
人道是 分久必合 合久必分
人生縱使一別
天涯共此明月


心得:


←and more
No.272 / [紙上談兵]歌詞 / Comment*6 // PageTop▲

2009.05.10  [冷戰]殺伐夫妻相性100問 Part 1 <<23:51


【Part 1】


一開始接到那個消息時,亞瑟表面上顯得不大高興,但仔細觀察就會發現他的嘴角違背本人意志地上揚;儘管一直想否定美國的存在,不過畢竟是自己養大的孩子,說不關心他是騙人的,即使這個孩子似乎朝著扭曲的道路前進了,亞瑟本著長輩的心態還是認為自己有照看阿爾弗雷的義務。

由於種種不能言明的下略原因,亞瑟‧柯克蘭要為眾人(誰?)做阿爾弗雷‧F‧瓊斯與伊凡‧布拉金斯基的獨家專訪。

「真是的,為什麼我得做這種事?」

一邊發著牢騷一邊刷啦啦地翻閱訪談問卷表,法蘭西斯塞給他的題目,前面還算正常,過了五十題之後突然躍升到一種他不太想理解的境界,害他差點當場把問卷整個撕爛,緊要關頭被法蘭西斯一句『難道你不想知道他們的進展嗎』制止。

「我才想問呢,把我們叫過來做什麼啊英國?對了,要不要吃漢堡?」阿爾弗雷照例手拿漢堡可樂大啖,亞瑟幾乎要懷疑他得了一種開會不吃漢堡就會死的病。

「不管怎樣,早點開始吧,我新栽的向日葵還沒澆水。」伊凡一如往常笑容滿面水管不離身,副聲道是:一起成為俄羅斯就什麼問題都沒有了唷☆

亞瑟的眉毛抽搐了一陣,早已料到阿爾的狀況外,感覺伊凡似乎知道一些內情,不過這本來就不算什麼國家機密──呃,某種程度上來說,稱之為『國家』機密倒也十分貼切。

「咳,總之就是幾個問題而已啦,先聲明哦,題目不是我出的……請問你們的名字?」

「阿爾弗雷‧F‧瓊斯,好好記住HERO的名字啊!」

阿爾擺出一副很受不了的模樣,其實才是最令人受不了的,亞瑟恨恨地在表格內用力刻上受訪者姓名。

「伊凡‧布拉金斯基。」

「年齡是?」

「十九。」

「年齡不重要。」

亞瑟和阿爾同時看了伊凡一眼,負責訪談的那一個心想受訪者有權拒答就不勉強,逕行在年齡欄位裡填入『不明』。

「性別是?」

「HERO當然是男的。」

「有時候是男的。」

「…………」

同樣在性別欄位填入『不明』,亞瑟手有點抖。

「請問你的性格是怎樣的?」

「當然是HERO的性格啊!」

「我哪知道那是什麼性格啊!你不要每一題都HERO長HERO短好不好!」

忍無可忍毋須再忍──想起法蘭西斯的叮嚀,亞瑟的筆尖都快戳破問卷,強迫自己不要糾結於阿爾的答案,刻意忽略他『你照填就好啦大家都會知道的』這樣的補述,轉向尚未回答的伊凡,「那麼,俄羅斯呢?」

「性格嗎?這個……喜歡看他人哭泣?」

「……不是問你興趣。」

還有拜託不要尾音上揚一臉天真地說這種話。亞瑟現在只想快點結束。

「對方的性格呢?」

「笑裡藏刀、陰沉彆扭、聽不懂人話……哦!反派角色!總而言之非常扭曲。」阿爾說完心滿意足地吸了一大口可樂,因為訪談者禁止他咬著吸管邊喝邊說話。

「我好像聽到很不得了的東西呢,嗯?」伊凡轉動手裡的水管──是誰允許他把危險物品帶進來的!?他以為那是安心毛毯嗎?

「HERO說的不會有錯,是吧英國?」

沒空理會阿爾的拉攏作戰,亞瑟搶在伊凡把安心毛毯(?)砸向阿爾腦袋之前開口,「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台立……不對,俄羅斯你還沒回答!」

「……美國的性格嗎?是相當令人頭疼的笨蛋。」

這次雖然尾音沒上揚,卻摻雜了微妙的情緒。亞瑟拒絕解讀,提筆迅速而豪邁地在第五題的記錄欄寫上伊凡的答案,『笨蛋』兩字寫得特別大。

「下一題,你們兩個人初次相遇是什麼時候?在哪裡?」

「世界會議上。」阿爾答得理所當然。

「第一次是在英國家裡。」

「有嗎?我不記得了。」

是驚嚇過度的陰影導致記憶喪失嗎……?亞瑟憶起過往的美好時光,曾經那樣純真可愛的小阿爾,一旦翅膀硬了擅自獨立出去以後就益發討人厭起來──而且還不約而同忘記回答『什麼時候』,他完全不想追究。

「對彼此的第一印象是?」

「挺可愛的孩子,哭起來的樣子也是絕品,コルコルコル……」

「你到底做了什麼啊?!」

「你希望我對年幼的你做些什麼嗎?」

「敬謝不敏。」

「要是真做了『什麼』,你不可能沒有印象。」伊凡靜靜地微笑,「我像是容許被遺忘的人嗎?」

「嘖……」阿爾不是很服氣地啐了一口。

亞瑟握著筆桿,筆頭磨著下顎,眼珠來回轉動觀察對面兩位受訪者,決定還是不告訴看上去有點坐立難安的阿爾,伊凡只是用水管絆他好幾跤而已。甚至他也不打算繼續追問阿爾對伊凡的第一印象,因為他想起那個時候阿爾說的話。

他在阿爾的答案欄填進『像月亮一樣的人』。

「喜歡對方哪一點?」

「從頭髮到腳趾都喜歡哦,成為俄羅斯的話。」

「死心吧,HERO是世界的HERO,不可能成為任何人的。」

「我是以世界為目標啊。」

「你的意思是你在追求我嗎?」

「──等一下難道你們不是正在交往嗎?」隔山觀虎鬥的訪問者一下子驚醒,唐突斥問,然後無語問蒼天地看見兩個受訪者默契十足的搖頭,亞瑟決定回頭要找法蘭西斯算帳。

「……算我投降好了,下一題……討厭對方哪一點?」

「從頭髮到腳趾都討厭,啊,不過如果願意在美國的領導下一同為世界和平努力,HERO我可以嘗試接納……」

「看來討厭得沒我想像中徹底嘛?」

「HERO是很大包容的!」

伊凡斜眼睨視阿爾,卻沒有再繼續搭話,喝了一口伏特加之後,垂下紫眸淡淡地說,「我討厭他所認定的正義。」

氣氛好像有點僵,亞瑟瞪著手裡的白紙字。法蘭西斯不是說這是什麼情侶問卷一百題?為啥阿爾和伊凡做起來活像相殺問卷一百題……?他都快要可以預測下一題的答案了。

「覺得自己和對方好相處嗎?」

「純粹指身體的話,相處得不錯吧。」

「哦,身體相處得……什、什麼--?!」相當有失紳士風度地大叫出來,隨即覺得自己太過大驚小怪,但他又不是法蘭西斯那個色鬼,突然在預想外的部分遭遇到限制級的回答,慌亂也是可以被原諒的。

看到阿爾毫無反駁地點頭附和時,亞瑟再一次發現自己低估了這一組受訪者的爆炸性。

那個、限制級的問題好像第五十一題才開始唷……?


-TBC-

No.271 / [逝水流年]國擬 / Comment*5 // PageTop▲

2009.05.09  每一天都有好心情 <<11:13


早上睡過頭,原本想搭11點半的火車結果我睡到11點25分XDDDD
不過因為這樣我才得以攔截12點到家的貨運,露樣(新電腦)到家啦wwwww
懷著恭敬(?)的心把他放到床上(??)我就出門了(爆)

耶呼今天去燙頭髮,我親身體會了一遍懸樑刺股的感覺XDDDDD
因為我的頭髮被神奇的機器吊起來,吊了搞不好有半小時以上?
我覺得度日如年(屎臉)頭很重XDDDDDD
還有就是發現一件事:看電視好無聊^q^
我從下午約三點開始坐坐到晚上八點半(掩面)
設計師一直問我會不會很累我說還好啊我習慣了(宅在家裡電腦前可以宅一整天)
燙完還算滿意,於是很愉快的跟妹妹去逛街買母親節禮物。

回到家看到露樣在床上(有歧義啦齁XDDD)一整個心花怒放,但我還沒有精力喚醒他。
因為命名為露西亞,線線說電腦壞了旁邊擺征露丸就好(毆
不過我對露樣有信心,只要旁邊擺一面美國國旗他就會生龍活虎(屁啦XD)
像這樣:「奇怪,露樣今天跑PHOTOSHOP好快,我才按濾鏡他就馬上跑效果了」(舉例 by 線線)然後如果放白俄國旗就會自動關機XDDDDDD

後來和小燈討論MSN plus的事,她說我可以在露樣身上裝新的wwwww
我瞬間萌了電腦擬人哈啊哈啊(好複雜哦國家擬人之後又被我拿去擬物成電腦XDDDD)
然後小燈問我的電腦會不會使用水管,嗯我想他可能會上上你水管關心一下阿爾(???

今天真是愉快的一天wwww(打的時候fc2掛點了,硬要把時間調回五月九日XDDD)

No.270 / [逝水流年]日常 / Comment*0 // PageTop▲

2009.05.07  第十五話 <<10:51


日.本大活躍XDDD
那個反應會不會太可愛了點(掩面)
也太小媳婦了吧吧吧吧阿菊。。。

那麼想看別人的兜檔布嗎?!原來你軍服下面穿兜檔布啊不過兜檔布有啥不能看的?XD
我都很努力適應你裸睡了。好啦我知道你們三國感情超好都一起睡XDDDDD

話說回來裸上半身真的沒什麼吧?台灣也很多啊。。。?XD

這集兼用卡好多,不過阿菊的反應跟先前那集為什麼可以差這麼多XDD

義呆:No sir~
路:你又欠綁了對嗎?


嗚哇啊啊啊啊啊(掩面)這種情況下想到的反而是伊独XDDDD

法叔不要傷心,因為你也很蠢。(安慰的方法錯了)

最後那個那個,義呆看到春宮圖的尖叫也太可愛了吧XDDDDDDDDD
有沒有這麼純情(摀臉)而且為什麼要鬱悶我完全不懂啊點在哪裡XDDDDD


誠如兔人所言,日.本果然是個很努力想當受的總攻。(哪裡得來的結論!)

(有沒有發現我把某一段完全跳過了,嗯?有東西嗎?[揍])

No.269 / [逝水流年]國擬 / Comment*5 // PageTop▲

2009.05.05  第十三、十四話 <<22:05


十三集。

露樣真是可愛死我了(扭動)
在回答亞瑟他們有仇的時候歪頭思考然後滿面春風(誤)地微笑的樣子超萌啦(痛哭)
不過在說明日俄戰爭的那段為什麼特寫的不透明度不調成百分之百。。。
這樣我根本只看到那雙漂亮的大眼睛啊(炸

重點就是神在十八光年外以及我來代行你的詛咒。
嘛,果然是ロシアピンク☆

而且這集滿滿都是露樣,看一看真的很想扭來扭去(咦XD
CP取向:日露、朝露、露法。


十四集。

那啥,「警告逃妻」??(逃夫也可以啦)
路你就這樣一拳解決有夠乾淨俐落的耶XDDDDD
像貨物一樣揹在肩膀上的運送法不知為何萌點全開欸wwww
菲利一副沒勁的樣子也太老夫老妻了XDDDDD(誰是夫誰是妻實在有待商榷
(其實菲利在摸路屁股的同時路的手也默默的放在菲利屁股上啊www)

然後後半段到底想表達什麼(扶額)
是想表現雙聲道的感覺嗎?
這一段唯一的好處就在很多國家都登場。。。?
但是大家的台詞都被別人蓋過去了啊!!(←露樣的被蓋過去很不滿XDD
希.臘好可愛喔(掩面) 但是後半段實在太意味不明了。。。說是日.本人要講話怎麼變成奧.地.利orz


另外看了本家的新圖,露樣鞋子有小花花是怎樣wwwwwwwww
臉這麼幼是要萌死我嘛wwwww(你已經死很多次了)
阿爾也太少女太好吃了一點orz 亞瑟和阿爾的身高差超那啥的wwwwwww
不過一群男人都內八是怎樣www集體人妻化是最近的新流行嗎?ww



No.268 / [逝水流年]國擬 / Comment*0 // PageTop▲

2009.05.05  冷戰十題 <<00:49


自己家忘了放XD

因為突然想玩十題就在M群裡號召了。
取用任意,註明出處(冷戰M群)即可。


1.鐵幕
2.French fries, hamburger, or me?
3.1991
4.相互保證毀滅
5.冷たい戦争
6.人造衛星
7.熱線你和我
8.囚徒困境
9.H_________ERO:NSC68(下標線為空格XD)
10.千年邪俄



No.267 / [逝水流年]國擬 / Comment*0 // PageTop▲

2009.05.04  忌日:418 <<19:12


今年是我的3C產品大兇年。

首先是MP3,跟筆電同時買的,前一陣子常在切換下一首時自動關機,於是趁著消費券的熱潮買了一個新的。(可是新的並沒有比較好orz)

再來是手機,常莫名其妙變白屏,關了機就很難再打開,剛好妹妹們也要換手機,就一起買了,一樣是用消費券,結果買了新的並不是最想要的那一支,不過差強人意。舊的後來買了新電池裝上去變正常了。

最後是筆電。資料救不回來了。
其實並不是很重要很重要的資料,但是沒有了會很困擾,像是APH的同人圖、MAD和小朋友上課的錄影檔,文章,設定,聊天記錄。
平心而論其實救不回來也沒關係,但是請不要一直問我為什麼不做備份?
我就是沒有做。
最後一次備份是去年十一月,你問我為什麼,難道我回答你資料就會回來嗎?
你不需要一直跟我分享你沒做備份而失去資料的慘痛經驗,我並不想聽。
本來只是有點不甘心而已,被這樣問眼淚就忍不住掉下來了,媽的。



No.266 / [逝水流年]日常 / Comment*2 // PageTop▲

2009.05.03  無邪気で 残酷なおひめさま <<17:30


「露西亞,來喝我的可……」美國摀著下體,第一百零八次詛咒俄羅斯隨身攜帶水管的習慣。


這是看了nico那支可樂(?)的米國回覆馬上聯想到的(掩面
快來多一點人一起萌冷戰呀XDDDD
菊家人多畫一點嘛TvT/////

No.265 / [逝水流年]國擬 / Comment*1 // PageTop▲

2009.05.01  [冷戰]After tomorrow <<20:58


寫在前面:
1.這真的很恥。沒想到我第一篇冷戰是這樣的東西XDD
2.這真的不是旅遊雜誌。也不是地圖兵器(?)
3.互攻,H有,但馬賽克馬過頭XDDDD
4.如有閱讀障礙請拉到最下方,有親切的注解XDDDD
5.哦這是pala指定的(正色)

那麼、以下正文w

(5/2新插圖,感謝小燈ww)
窩瓦河


←and more
No.264 / [逝水流年]國擬 / Comment*4 // PageTop▲

 Ho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