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寥 落 星 河 =
もし傷は時間で治せるなら、記憶がある必要はないんだ。


言 靈



www.dreamself.me


人 間


紅衣

Author:紅衣
鬼 畜 愛。腹  愛。
懶 惰。行 動 遲 緩。

六 道 骸 至 上 主 義 。
変態。萌え。無邪気。骸。

鋼彈00。
剎那溺愛。ハレ凌辱萌。

APH。
露受。冷戰。神義。露冰露。
朝露。露法。英西。奧瑞。

plurkTwitter鮮網
所屬社團:西風漂流
冷戰十題

APH中文檢索



「傀儡人間」


『Chris's Crime』



痕 跡


06 | 2009/07 | 08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必 然





波 濤




再 生




輪 迴




疊 嶂




限 界




接 點


T少《華役町》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昇 華


本站banner,歡迎取用。
寥落星河 ====================== 我總是選擇我喜歡的年級
霧中的玫瑰
Anticlockwise 逆轉世界 鐵幕
MBG


國 境


free counters


計 數




觸 碰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No.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PageTop▲

2009.07.25  [米露]《糖漬罌粟》封面故事 <<14:50


米露H only,blog限定,小H生日快樂\^q^/
感謝你生出那麼美麗又情色的封面(口水)
雖然因為還在修羅所以只能生出這樣有點短又有點混的文(毆)
不過請接受我的心意吧~>3<////




那麼以下請享用:)






←and more
No.300 / [逝水流年]國擬 / Comment*2 // PageTop▲

2009.07.23  [冷戰]殺伐夫妻相性100問Part4 <<19:55


百問的網路更新到這篇為止XD 第31-50問~



【Part 4】


「如果覺得對方有變心的嫌疑,會怎麼做?」

「咦?常有的事啊,不管他就好了。」伊凡說得一副事不關己。

「HERO怎麼可能吊死在一棵樹上?不過若是遇到命中注定的那個人又另當別論啦!……嗄,現在是問俄羅斯變心嗎?他有心嗎?」阿爾一點也不覺得自己的問題很過份。

「……我不知道,不要問我。」亞瑟目不斜視、振筆疾書,「能原諒對方的變心嗎?」

「讓步?俄羅斯沒有提供這種服務哦。」

「為什麼你這題的答案和上一題完全相反……」亞瑟擦汗。

「身為HERO當然會包容愛人的過錯和缺點。俄羅斯,太小家子氣是成不了大事的!」

「既然如此,美國,為了展現你的大方就把州送給我如何?」伊凡作勢要摘他的眼鏡,立刻被一掌拍開。

「哈哈哈哈你還是去死吧!」

「如果約會時對方遲到一小時以上,會怎麼辦?」

「調閱所有監視設備看看他卡在哪個環節上。」

「從來只有人們等待HERO,哪有HERO等人的道理?」

「美國請不要用問題回答問題。下一題,最喜歡對方身體的哪一部分?」

「雖然很想回答全部……不過果然還是、眼睛吧?」伊凡把玩著水龍頭的開關,臉上泛出天真無邪的微笑,「藍得那麼徹底的眼睛,會讓人想到晴朗無雲的天空哦,我喜歡陽光。」

「喜歡的部分,脖子……到鎖骨這一塊,」阿爾伸手在自己頸邊比畫,「平常都被圍巾包得密密實實,做的時候會整個露出來,看到就會特別想咬。」

「哇啊☆不愧是資本主義的吸血鬼呢美國──」伊凡鼓掌附和得全無誠意。

不知道為什麼,儘管伊凡手持水管打爆阿爾腦袋的概率並未降低一分半毫,亞瑟卻覺得伊凡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撒嬌,空氣中飄蕩的粉紅泡泡甜到令人眼前發暈。他情不自禁抖了一下,搓掉滿身雞皮疙瘩繼續問:「對方什麼時候的表情最性感?」

「唔……死掉的時候?」

「你才死掉,HERO代表自由與正義,自由與正義是不滅的!」

「我的確死過啊。」伊凡歪著頭對他笑,那讓阿爾後續的話如鯁在喉,「確切的說,是『想要殺掉我』的那個表情,很吸引人哦。」

「……嘖,你的興趣還是一樣變態。」阿爾撇撇嘴,「所謂的性感是指能夠勾起性衝動的感覺吧?照這個定義歸納,俄羅斯每次露出那種嘲諷的笑,我就會升起一股把他幹到哭出來的衝動,那樣可以算是性感的表情吧?」

「コルコル……我不覺得你有資格說我噢,變態之類的。」

「兩人在一起時最讓你覺得心跳加速的事情是?」

「任何時候都會啊。」

「沒錯,不論是打架還是做愛都相當耗費體力呢。」

「我也覺得訪問你們讓我豈止心跳加速,簡直都快連環車禍了。順帶一提這絕不是誇讚。」亞瑟兩眼無神的說。

「曾向對方撒謊嗎?善於說謊話嗎?」

「HERO在某些情況下會有必須隱瞞真實的苦衷;至於對俄羅斯這傢伙,語言是沒有任何意義的。」阿爾聳肩,言下之意是他們無法溝通。

「什麼是謊話?」伊凡眨著眼睛認真發問。

亞瑟看看阿爾,又看看伊凡,「……我明白了。」

這次訪問以後,亞瑟深信自己察言觀色的能力又會更上N層樓。

「做什麼事的時候覺得最幸福?」

「將一切都安穩的操之在手的時候。」

「那HERO將是你人生最大最驚濤駭浪的變☆數──好啦英國別瞪我,我想想哦……」

伊凡悠然喝了口伏特加,微微偏過臉,低聲呢喃:是啊,真該一早把你捏死才對。

另一邊阿爾咿唔苦思良久,終於有了結論:「怎麼辦啊英國,我無法決定吃漢堡和喝可樂哪一種比較幸福耶?」

「……會期待你的答案是我的錯,下一題,曾經吵過架嗎?」

「數不清。」

「從剛剛到現在吵了幾次英國你算過沒有?」

「我才不想算!都是些什麼樣的爭吵?」

「冷戰。」

「呃……」我看你們明明打得火熱。亞瑟內心言道。

「不動用熱兵器的戰爭哦,雖然美國常常揚言要拿槍轟掉我的腦袋,コルコル。」

「之後如何和好?」

「打上床去做到失聲就和好了啊。」阿爾回答。

「但是醒來以後又接著打下一輪☆」伊凡接話。

「…………轉世後還希望做戀人嗎?」

伊凡轉頭看著他的對象,「我們是戀人嗎?」

「少噁心了。」阿爾齜牙咧嘴擠出一張猙擰的醜臉。

──那到底為什麼我得坐在這裡活受罪?

亞瑟終究沒把他的疑惑問出來,即使他早就在心底把法蘭西斯凌遲了一千遍一萬遍,即使他發現這問卷的內容一點都不適合這對受訪者,但是──握著筆桿的手用力到指節發白──但是……已經,無法回頭了。

「什麼時候會讓你覺得自己被愛著?」

「美國把他的心臟(華盛頓)雙手奉上的時候。」

「啊哈哈哈俄羅斯你說什麼鬼話聽不懂啦!HERO本來就會受萬民景仰愛戴。」

看見阿爾微微仰起脖子展現趾高氣昂態度的時候,亞瑟竟然隱約覺得,或許阿爾也摸不準伊凡的心態,可又不願意承認自己有點在意對方。

雖然比起這些他更在意下一道題目為何狗血得如此驚天動地。

「什麼時候會讓你覺得『也許他已經不愛我了……』?」

「從沒想過。」

「一開始就沒那種東西嘛,這題目真沒營養。」

模稜兩可的答案,套用在無法以常理解釋的這兩個人身上,亞瑟莫名其妙的產生一種『他們對彼此的關係相當堅定且自信』的錯覺,是什麼關係姑且不論。

「你的愛情表現方法是?」

「唔……例如抽出他的血液作為釀酒的原料,或是把他埋進向日葵田裡當花肥?」伊凡搖晃手裡的酒瓶,頰邊露出淺淺的酒窩。

阿爾瞪他一眼,「HERO的血和肉體可是很珍貴的!另外華盛頓是非賣品。我的表現方法就是把麥○勞連鎖店開進俄羅斯他家,這樣我去的時候隨時都能吃到。」

「相當經濟又實惠的示愛手段,我感受到了哦美國☆」

亞瑟已經完全麻木了,「你覺得對方適合什麼花?」

「非洲菊,又叫太陽花,因為美國就像太陽般溫暖耀眼。」

「滿天星,白白的碎碎的一大片,跟雪一樣。」

「兩人之間有互相隱瞞的事嗎?」

「告訴你就不叫隱瞞了啊。」

「對啊,我絕對不會說我在俄羅斯床底下埋了地雷的☆」

「原來美國這麼想和我一起上天堂呀?」

「放心吧你肯定只會下地獄!」

「你的情結是什麼?」

態度始終表現得從容自適的伊凡忽然手一顫,水管落在地面發出響亮的金屬撞擊聲,他彎身拾起水管檢視有無缺損,再抬頭時臉色有點發青,一個名字含在舌尖模糊不清,「……娜塔……」

「噗──這傢伙怕妹妹怕到會哭哦!」阿爾一把攬過伊凡的肩膀用力取笑,「如果有床或是衣櫃他也會躲進去,超沒種啦、啊不過他妹妹是真的蠻可怕的……」

──好卑鄙!踩人痛腳還猛往傷口灑鹽真是太卑鄙啦!!

對於伊凡,亞瑟報以精神上的無限同情,不過並未加以制止。慢慢恢復冷靜的伊凡開始反擊:「美國,你也好不到哪裡去吧?」

「嗄?我嗎?HERO才沒有什麼情結呢!」阿爾揚言。

──這就是你最大的情結啦!

亞瑟努力把湧到喉嚨口的吐槽嚥進肚子裡。

「哦,那下次你看恐怖片不要找我,我不喜歡你發出慘叫的時候注意力不是放在我身上。」伊凡涼涼的說。

阿爾訕訕地縮回手嘟囔著『不找你我可以找別人』、『HERO不怕沒人陪』。

「兩人的關係是公開還是極密?」

「沒有刻意隱瞞,但是大家好像都假裝不知道。」

「咦咦是這樣嗎?大家太不夠意思了吧!好,下次開會強制徵收禮金☆」

「美國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你覺得與對方的愛是否能持續到永遠?」

「我覺得可以持續到永遠的絕對不是愛。」

「啊哈!那是因為你的性格是由猜忌多疑冷酷病態構築而成才這樣說。」

「是啊,像美國這樣虛偽的人一定可以把愛持續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爛。」

在受訪組你來我往的槍林彈雨中,亞瑟非常乾脆地舉了白旗,「不管你們的愛有沒有保存期限,我可不想把這個訪談持續到永遠。對了,要不要中場休息一下?我給你們準備點吃的……」

「英英英國不用了HERO有自備午餐漢堡!」

「我還不太餓,就跟美國分一些漢堡來吃好了。」

「俄羅斯你怎能糟蹋英國的心意呢!」

「你想謀殺我嗎?要不是為了生命安全著想我才不想吃你的垃圾食物。」

「你可以選擇不吃,又沒人逼你吃。」

──……也許不是白旗,而是火力十足的炸藥?

插不上話的亞瑟在一旁獨自黯然神傷。



-前50問完結-


No.299 / [逝水流年]國擬 / Comment*2 // PageTop▲

2009.07.22  漫吐看多就會想懷舊 <<22:37


我、我。。。我好想重看天子傳奇姬發篇(你快去死

港漫是我國小的回憶!!那時候除了天子傳奇還看了人在江湖和義勇門XDDDD
後來有看絕代雙驕,我好喜歡他家的小魚兒,整個就是我的菜~~
如果現在重看天子傳奇,我想我應該會非常喜歡天魔附身的伯邑考XDDDD
絕代雙驕之前有稍微重看過了所以滿足了,那陣子還看了美戰、七龍珠、遊戲王、功夫旋風兒,人生有沒有這麼空虛呀!!XDDDDD

新漫畫有時候很不想重翻,老漫畫一直翻,是不是有股蛋蛋的哀傷?

不過想到上次重看國小曾經覺得很好看的言小,該作者很有名,但是當年覺得很刺激的道劇情如今看來根本就像兒戲。。。XDrz(連八點檔等級都不夠XDDDD

果然能禁得起時間考驗的才是經典。

No.298 / [逝水流年]日常 / Comment*0 // PageTop▲

2009.07.17  [冷戰]絕症 <<22:03


先貼個噗浪上的暮光之城梗(?)

第一、阿爾弗雷是危險分子
第二、我渴望殺了他(?
第三、他無可救藥地愛上了我(咦!?


以上與本文完全無關。XD
本文短,傳染途徑的後續。





絕 症






因緊急救援行動而跑到滿身大汗的阿爾弗雷直接據地為王留下來洗澡過夜,當他以節省時間為由提出共浴的要求時,被幼兒外型的伊凡投以鄙視的眼神,倒拿伏特加酒瓶的姿態大有『敢碰我就砸爛你的腦袋』的氣勢。

阿爾摸摸鼻子哼著歌自顧自洗完澡,撲到熟悉的床上滾來滾去。不一會兒,伊凡頭上包著比例過大的浴巾走進來,阿爾見其手無寸鐵於是輕鬆地一把抓過來幫他擦頭髮。伊凡的髮色很淡,柔軟而且微卷,一個手掌便足以包覆的小腦袋隨著他的動作輕輕晃動。

「好囉,別臭著一張臉,睡一覺就好了不是嘛?」

擦乾以後浴巾隨手往旁邊一丟,阿爾捏捏面無表情的小孩粉嫩白皙的雙頰,捏完不過癮還想用臉去蹭,被小小軟軟的手使勁推開。伊凡拿了一套衣服在床邊疊好,然後手腳並用爬上床。

×

伊凡想著,天亮之後這該死的一切都會恢復原狀,於是他醒過來,瞪著睡在隔壁嘴巴大張一隻腳還踢過來的小號阿爾弗雷,並且在撐起上半身發現自己居然沒有復原的時候,忍無可忍地爆發了。

「美國,你該起床看看這他媽的是什麼狀況,否則我不排除現在把你綁著沉進北極海──我說到做到!」

阿爾在劇烈的搖晃中勉強清醒,他揉著眼睛打呵欠,「俄羅斯你幹嘛、……嗄?」聲線怪怪的,他猛然坐起來。

兩個小孩相顧無言了數十秒。

「欸嘿嘿嘿……俄羅斯,那個……今天天氣不錯……」

「眼睛不要往左上方飄,今天沒太陽。」

「那……欸……我想想……」

「──哥哥,你醒了嗎?」

「!!!跟她說我不在──」



END?



其實只是想寫兩個小孩湊一起。
本來想給點親密鏡頭但我的良知它刺痛了我的胸口XDDDD
所以我該去趕稿了(打死

No.296 / [逝水流年]國擬 / Comment*8 // PageTop▲

2009.07.15  [冷戰]殺伐夫妻相性100問Part3 <<21:00


【Part 3】


兩大地雷暗潮洶湧,為了平撫頻頻受到驚嚇的情緒,亞瑟離開了一下,給自己準備了紅茶。

「咳,久等了,我們繼續吧。這個……請問你們目前進展到怎樣的關係?」

「如你所見。」

「關係?不就是HERO與最終BOSS嘛。」

「呃,有沒有更精確的描……算了,我大概知道了。」雖然訪談最忌諱擅自揣測受訪者心思,不過此屬非常時期,相信大家都會諒解的。亞瑟這樣安慰自己,草草寫下『HERO與最終BOSS。註:已回本壘(大概)』幾個字眼。

「兩人初次約會是在什麼地方?」

「世界會議廳的廁所。」

「哈???」

「說是世界會議廳,廁所也沒有比較大的樣子。」伊凡笑笑地評論。

「對啊,蠻擠的。」阿爾點頭附和。

「……你們……某一次中場休息結束遲遲不見蹤影,就是那時候的事嗎?」亞瑟努力挖掘記憶深處的影像。

「賓果!英國你難得腦筋靈光了嘛。」阿爾響亮地一彈指,咧嘴而笑秀出一口白牙。

順利獲得一致性的答案,本該感到慶幸的亞瑟不知為何有種不踏實感。

男廁的構造不就一人一格?而且他們真的知道約會的意思嗎?在廁所裡約會既不美也不香更不浪漫,桌子椅子都沒有,難道坐在馬桶上?亞瑟不知道該怪受訪者情商太低還是問卷設計太爛。

「當時兩人之間的氣氛怎麼樣?」

「一觸即發。」

「嘛,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這是約會嗎?美國你尿急?

亞瑟又開始懷疑這兩個人聯手整他,按理說八卦雜誌做訪問時應該是受訪者被設計吐露真心話或者出點無傷大雅的糗之類的──不,他不能再大驚小怪了,唯今之計是保持鎮定喝口茶先。亞瑟端起瓷杯優雅地輕啜,決定接下來不管發生什麼事他都要心平氣和地迎戰。

「當時進展到什麼程度?」

阿爾雙手一攤,「我把他給上了。」

「噗、咳咳咳──」亞瑟一口紅茶整個噴出來,形象全毀不說,還嗆到抽不出空檔反駁阿爾『英國你真不衛生』的幸災樂禍。

「英國,你感冒了嗎?」伊凡握著水管笑問,那副模樣在亞瑟咳得淚眼模糊的視線中分外溫柔和善……

「H1N1要實施強制隔離哦☆」

──前言撤回。

「少……囉嗦!第一次約會就在廁所裡面做、做……那個、做那種事的你們……沒資格說我啦!」好不容易緩過氣,亞瑟惱羞成怒地紅著眼眶(咳出來的)對阿爾怒吼。他今天都抓狂幾次了?這份問卷做完一定要去找妖精さん談天說地,治癒他的身心俱疲。

「經常去的約會地點是?」

「美國那鋪張過度浪費材料的King size大床上。」

「HERO的寢具怎麼可能寒酸呢,不能睡六個人的不能叫床。順帶一提俄羅斯是因為怕冷所以一天到晚跑來我家。」

「那當然了,笨蛋不會感冒嘛。」

「啊哈哈哈俄羅斯你好像說了奇怪的話呢。」

「一點也不奇怪哦,我是實話實說。」

「那麼,會為對方的生日做什麼準備?」

伊凡萬年不變的微笑停頓幾秒,稀罕地換了一副無比誠懇的表情,「適合他尺寸的保險套。」

「哈哈哈哈根本就不適合,再說你又不喜歡我戴套。」阿爾弗雷皮笑肉不笑。開什麼玩笑他可是HERO,那送來的箱子側邊附加說明的『激☆短小』根本是惡意誹謗。

「因為你自己挑的尺寸都會滑掉,戴不戴根本沒差。」

「總而言之我是HERO所以我說的一定沒錯。」

「是、是,可以進行下一題了嗎?」亞瑟掏著耳朵問,說實話他對他們到底是不是用對了保險套的尺寸並不感興趣。

「英國你幹嘛故意漏掉我的答案?」

「拜託你快講,老……我時間寶貴。」

「我知道你已經主動把耳朵掏乾淨準備聽我的答案了,那就是──鏘鏘──免費陪HERO看一整天的恐怖片!」

「那是你自己的願望吧!!」亞瑟憤而摔筆,然後因為筆斷水了只好摸摸鼻子重新再拿一支過來繼續。

「是誰先告白的?」

「嚴格說起來……沒有,不過概括而言應該是……我吧。」伊凡的笑容恢復成平時那種令人捉摸不透的維度,嗓音有些飄忽。

「你指的是那次坐在我肚子上一邊掐得我差點升天一邊夾緊屁股搞得我真的升天的時候說的話嗎?」阿爾的表情像在述說一件英勇事蹟。

「哦?你記得呀?」

「No! 沒有!不記得了。」

亞瑟注意到阿爾泰然自若地別開頭,卻忘記遮住翹起的嘴角。

「有多喜歡對方?」

阿爾含了一口可樂,感受舌尖針刺般的觸感,「沒別的選項嗎?比方說討厭到把他的照片拿來當槍靶射之類的。」

「原來你喜歡看著我的照片打手槍呀美國?果然是毛頭小子。」伊凡斜睨他,唇角浮現曖昧的揶揄。

「你果然在我房間也加裝了監視器!」

──慢著你怎麼沒有否認?!

滿頭線地看著阿爾忿忿地一把扯住伊凡的圍巾,亞瑟摀著臉虛脫的往後倒,讓身體完全埋進沙發裡。這兩個人真的可以再超過一點……

「怎麼,你對視訊做愛比較有興趣嗎?」順勢反握對方揪住自己圍巾的手,伊凡的笑容帶上一抹挑釁。

「普通而已,我感興趣的是怎樣操到你痛哭求饒。」阿爾的臉跟他靠得很近,嗓音低沉語帶脅迫。如果忽略微笑裡掩藏的惡意,兩人的姿勢基本上無異於調情。

懶懶的在答案欄填入『喜歡到想哭的程度』,亞瑟的問句適時介入,「那麼,深愛著對方嗎?」

兩人互看一眼,阿爾甩開手坐正,伊凡從容地將鬆亂的圍巾恢復原狀。

「聽好了英國,HERO的愛是無私的,包容著這整個世界,但無論如何凡事都有例外,那個例外現在坐在我隔壁。」語畢,他得意地轉頭去看伊凡。對方並未如他所期望那般顯露任何一絲情緒動搖。

「你期待我說『我也是』嗎?」伊凡哄小孩似的敷衍他一下,隨即回答亞瑟,「說愛還太早吧。」

亞瑟遲疑了一陣,在『否』字上面打了個叉,寫上『未知』。

「對方說什麼會讓你覺得很沒轍?」

「沒轍?我嗎?怎麼可能。」阿爾嗤之以鼻。

「同上☆」

這一刻亞瑟徹底領教了世界兩大國根深蒂固的彆扭幼稚與好強。



-TBC-



為什麼他們一直要爆出工口發言啊!!!(摔筆)


No.295 / [逝水流年]國擬 / Comment*0 // PageTop▲

2009.07.13  [冷戰]傳染途徑 <<20:59


病原體的後續補完XD






傳 染 途 徑






「美國先生請等一下……俄羅斯先生他──」

「啊哈哈哈哈難道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不能給Hero看到嗎俄羅……斯……啊咧、人呢?」

托里斯在阿爾弗雷身後小跑步跟進來,一邊按著腹部感覺胃痛有加劇的趨勢。一開門看到亮著白牙露出燦爛笑容的美國他就有不好的預感,但是托里斯根本攔不住他。怎麼辦俄羅斯先生現在心情很不好啊啊啊……托里斯內心淌著鮮血。

阿爾弗雷左右張望了一下,好不容易在背對門口的沙發邊緣瞥見熟悉的灰金髮色。

──好像尺寸不太對?

他繞到沙發前面,赫然看見迷你版伊凡窩在沙發上攬著比例過長的水管一臉大便地瞪他,阿爾一個沒忍住嗤笑出聲。

「這、這次真的和我沒關係了吧……?」他笑到肩膀都在發抖。

站在門邊的托里斯整個人暈眩了一下,只覺山雨欲來,結結巴巴找個倒茶的藉口火速逃離現場;在趨吉避凶的原則上僅管無法做到前者,但後者他有自信不會比萊維斯更糟糕。

阿爾笑夠了,一屁股在伊凡隔壁坐下來。

「你很?笑得那麼激動小心腸子打結。」伊凡抱著膝蓋不看他,稚嫩的嗓音冷淡的語調。

「俄羅斯,既然都變小了說話可愛點不行嗎?」阿爾張開手掌按住他的腦袋一陣亂揉,小孩子的頭髮細細軟軟的很好摸,但顯然小孩子都不喜歡大人摸他們頭。

「你變小的時候曾經收斂過你那自以為是的英雄主義嗎?」

伊凡不耐煩地撥開頭頂肆虐的大手,身體左轉半圈背對著阿爾,在沙發的角落蜷縮成小小一團,周遭的怨氣幾乎可以具象化了。

摸空的手收回來搔了搔臉頰,難得看見伊凡沮喪到放棄跟他面對面互嗆,阿爾居然覺得這樣的他格外地……惹人憐?

一拍大腿站起來,阿爾彎身撈起鬧脾氣的小孩往肩上一扛,讓伊凡跨坐在他肩膀兩側。

因為雙手被阿爾拉住,身體不得不前傾靠著對方的後腦,伊凡索性把下巴擱在他頭頂,「……你這是在幹嘛?」

「這樣不是可以看到很多東西嗎?英國他家裡有人說過,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可以看得更遠。Hero正在彌補你失去的回不來的童年。」

阿爾帶著他走到窗邊,說話內容依舊欠扁,語氣卻溫柔得可以溺死魚。肩膀上的伊凡沉默數秒,輕輕地說,「吶,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

「嗄?」

「美國,我本來就比你高。」

還沒消化完伊凡話裡的諷刺,背後突然傳來砰然巨響,阿爾轉過頭,門邊站著一位穿著藍白相間裙裝的長髮少女,正用恨不得將其大卸八塊的眼神狠狠瞪著他。

「把哥哥還給我!!」

伊凡當場噴淚,小小的手緊緊抱住阿爾的頭抖個不停,附在阿爾耳畔泣不成聲地求援,「快、快、快帶我走──」

「No problem!」

扛著目標物開始滿屋子跑給惡勢力追,阿爾覺得對伊凡而言這大概就是所謂的現世報,不過為什麼他沒有拋棄肩上這個一邊啜泣一邊拽得他髮根發痛的小傢伙──那可能是由於身為Hero的強烈責任感、使命感、榮譽感……以及從那雙溫軟小手的觸碰中傳遞過來的絕對信吧。

阿爾心情很好地吹了聲口哨。


×


隔岸觀火的波羅的海三小國十分憂慮彼此將來的安危。托里斯長嘆了一口氣,「拉脫維亞你誰不好撞,為什麼偏偏要去撞俄羅斯先生呢?」

「我、我又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想啊,突然發現自己變小了誰都會驚慌失措吧!」

萊維斯眼眶泛淚絞著手指努力辯解,昨天他還以為自己會當場被捏死,沒想到那個人還把他抱起來端詳,他抖到都快靈魂出竅了,雖然實質上並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看來這是一種奇怪的傳染病啊,先是美國先生,再來是俄羅斯先生,碰過俄羅斯先生的娜塔莉亞,接著是立陶宛你和拉脫維亞……是不是只要接觸就會傳染呢?」

愛華拿著筆在紙上畫出關係圖推斷。

「那愛沙尼亞你前天也有碰到我,為什麼你沒有變小?」托里斯問。

「唔……可能是接觸的面積不夠大?比方說擁抱之類的……」

「啊哈哈哈,真的是很奇怪的傳染病呢。」


×


至於阿爾弗雷隔天醒來會不會發現自己又變小,那已經是後話了☆



─END─



塞不進去的設定:其實露樣是不想再傳染給別人所以才一個人窩在沙發上耍自閉XD
(那個病的bug一定有請不要太在意哈哈哈哈XDDDDD)

No.294 / [逝水流年]國擬 / Comment*4 // PageTop▲

2009.07.07  家教248 <<19:05


我覺得這一話真是神奇到我不得不開一篇網誌來吐槽它orz

首先山本和幻騎士的戰鬥就先略過,因為我也沒看前面(看了這一話也毫無補完的念頭)。

幻騎士的頁真是毫無說服力,從絕症之中拯救出來這種老梗虧你想得出來啊!!要是我想出來還不好意思畫呢!!現在是怎樣,在演怪醫傑克嗎?就算把我對幻騎士的偏見去除掉我還是覺得這種頁有跟沒有一樣!!!亞城木夢葉老師你來評評理,這樣對得起每周拼命想劇情修初設畫稿子畫到住院的你們嗎??

還有白蘭大人哩碼幫幫忙穿那什麼鬼衣服,上次那個酒店少爺風就還蠻合的啊,這次扉頁這套到底是啥鬼,帥是很帥妖媚是很妖媚啦,我真的看不出來你到底幾歲耶!
那句"還是分了吧"是怎樣啦!!!你是跟幻騎士交往膩味了就叫老相好把他幹掉嗎!!!這叫把你當神崇拜的幻騎士情何以堪!!??

。。。話說回來為什麼每次山本都會遇到這種事啊(炸

p.s 那招植物爆體而出讓我想到藏馬。。。

No.293 / [雲破月來]記事 / Comment*2 // PageTop▲

 Ho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