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寥 落 星 河 =
もし傷は時間で治せるなら、記憶がある必要はないんだ。


言 靈



www.dreamself.me


人 間


紅衣

Author:紅衣
鬼 畜 愛。腹  愛。
懶 惰。行 動 遲 緩。

六 道 骸 至 上 主 義 。
変態。萌え。無邪気。骸。

鋼彈00。
剎那溺愛。ハレ凌辱萌。

APH。
露受。冷戰。神義。露冰露。
朝露。露法。英西。奧瑞。

plurkTwitter鮮網
所屬社團:西風漂流
冷戰十題

APH中文檢索



「傀儡人間」


『Chris's Crime』



痕 跡


08 | 2009/09 | 10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必 然





波 濤




再 生




輪 迴




疊 嶂




限 界




接 點


T少《華役町》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昇 華


本站banner,歡迎取用。
寥落星河 ====================== 我總是選擇我喜歡的年級
霧中的玫瑰
Anticlockwise 逆轉世界 鐵幕
MBG


國 境


free counters


計 數




觸 碰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No.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PageTop▲

2009.09.28  塗鴉*2 <<21:37


亞瑟初繪。



請問他在:
1. 沉思
2. 打呵欠
3. 挖鼻孔
4. 摀著不讓鼻血流出來

(反白正解)

正解→亞瑟:鼻子有點癢(抓抓


托里斯初繪。


因為我不會拼立陶宛也不會拼托里斯的英文,所以檔名是用中文命名.....(好蠢


No.321 / [逝水流年]國擬 / Comment*0 // PageTop▲

2009.09.27  9/27亂談 <<23:48


fc2後台阻撓我日更的計畫^q^

不過算了。

今天中午要和小凌約會,所以大概設了九點多的鬧鐘。
夢到我和我爹還有我妹去山上玩,然後我爸要把車開到稍微低一點的地方去停車,我因為要放東西所以跟著他去,坐在後座。
山路往下很陡又有急轉彎,可是我爹開得很快,旁邊沒有任何樹叢或柵欄,於是第一個急轉彎的時候,汽車的後輪懸空了,我的心吊到嗓眼;第二個急轉彎的時候我們的車在空中打旋(:::^q^:::) 只見我爹不斷轉動方向盤,多轉了幾圈之後我們終於衝進山腰上停車用的操場。

嚇死我了啊媽媽Q口Q!!!(是爹不是媽

懸空的當下真的很想唱徐懷的那句:
飛起來了怎麼可能救命啊我不要--(淒


吃過飯看完本去漫畫店搜刮,非常健談的店員先生看到我拿了女僕我最萌第二集,就推薦我一本女裝少年畫冊(掩面
太過分啦正中紅心啊!!!是之前看過廣告的那個一家四口(?)的女僕設定Q口Q
所以我一個失手就買了(掩面

我其實不是正太控,但。。。我很吃某個畫風的少年呀。。。


No.320 / [逝水流年]日常 / Comment*0 // PageTop▲

2009.09.26  冷戰:禮儀指導 <<02:33


只不過是練習台詞這麼少而且分鏡還這麼挫為什麼我要拼死命地完稿重點是到後來根本就很混哈哈哈我到底在幹嘛orz

我感覺非常疲倦,快暈倒了T_T
到後來只剩機械性的動作。。。果然還是需要網點才行orz

但我本來也不過是想描個線。。。?(夠了你別再解釋

20090926.jpg


其實這本來是一張圖可以說完的台詞,硬要這邊加內心戲那邊加動作到頭來就變成如此意味不明的一篇。。。(掩面

再來就是我覺得如果出本我一定會這邊漏那邊漏,光是這樣一頁我就重傳了三次orz
一直在改東西:::^q^::: 本來想一點半弄完現在都兩點半啦!!!我的早睡計畫(心碎


No.317 / [逝水流年]國擬 / Comment*2 // PageTop▲

2009.09.24  再見了咖啡 <<20:50


今早本來想直奔麥當當吃鬆餅,再去學校找老師,結果因為洗頭洗太久,麥當當吃不到就懶得出門了(炸
我娘只留了三顆小饅頭給我,豆漿冰在冰箱裡面不想喝,四處找了一下,決定用奶茶粉+咖啡廣場泡個咖啡奶茶來喝。

談到我跟咖啡的樑子可以追溯到暑假趕稿期間,本想用它振奮精神不料一喝就心悸胸悶手腳發軟到不得不躺平,後來就不敢再喝。前一陣子去古坑玩,和妹妹合點了一杯摩卡冰沙,喝完覺得沒事,今天才會想泡咖啡奶茶,不然那兩瓶咖啡廣場都沒人要喝。。。

結果我當然不負眾望(?)地又心悸了。
幸好不是太嚴重,神智還很清醒,只是覺得很累,太好了晚上我可以早睡了哈哈哈,別人喝咖啡是提振精神,我喝咖啡是幫助入眠,喔耶!


然後因為我一直還沒辦法把合本稿game over以至於這幾天都只敢塗鴉誰來救救我我想畫圖啦啦啦啦。。。

20090924.jpg

我也想罵混蛋over。

No.316 / [逝水流年]日常 / Comment*0 // PageTop▲

2009.09.23  自來水筆風(? <<19:51


畫了一直想畫的灣灣www 畫女孩子好開心哦^q^////
筆刷沒調就直接畫下去,結果是昨天畫厚塗的設定,不知不覺就變成自來水筆的線條XDD
20090923.jpg

然後因為很想畫髮系東方人所以畫了本田。。。

kiku.jpg

媽媽這個死魚眼是誰(掩面
明明線稿的時候感覺還不錯(痛哭
然後還很無聊的手寫字,明明就有字體可以用我真是何苦。。。


是時候該鍊肢體了orz

No.315 / [逝水流年]國擬 / Comment*0 // PageTop▲

2009.09.22  畫得想撞牆 <<22:42


到底在畫什麼都搞不清楚了(掩面

本來想挑戰圖層開少一點的實力派(?)畫法,結果到最後還不是分層設色Q口Q
一點意義也沒有嘛(奔)結果只有頭髮滿意而已。。。
膚色好難畫Q Q

旁邊那隻手是誰的請隨意代入(喂

chibia02s.jpg



No.314 / [逝水流年]國擬 / Comment*2 // PageTop▲

2009.09.21  頭像 <<21:38


因為想練習快速的畫法,所以畫了這樣的大頭。。。

top1.jpg

不過失手把大圖覆蓋掉了(炸
第一次上色還把膚色弄得很病態,像鬼一樣XDDDD
。。。第二次上色,還是像鬼一樣(掩面
這樣看是還好(不要自己說),可是縮小的話就變得很奇怪。。。
嘴巴歪歪(揍

然後又想練習簡單的筆法,於是畫了Q版大頭。。。

chibir02s.jpg

。。。上下同一人(爆)


No.313 / [逝水流年]國擬 / Comment*2 // PageTop▲

2009.09.20  應該改個新分類 <<21:33


不然這個分類很快會爆掉XDDDD
每次都不知道該丟哪個分類好,要重新整理又好麻煩...(吐血


對不起又是草圖,因為合本稿子還沒寫完……我寫文的速度為什麼總是這麼慢呢(痛哭
今天是最終截稿日了我真的寫得完嗎……我一定寫得完吧!?才四千字我是在拖個什麼鬼(抽打

小H對不起,不過這樣你大概不用(也來不及)畫插圖了...吧?(炸
雖然我好想看女僕露露哦QAQ


20090920.jpg



晚一點可能會有線稿吧......我想學習快速上色法(毆毆



No.312 / [逝水流年]國擬 / Comment*2 // PageTop▲

2009.09.19  冷戰:吻 <<22:58


哇哈哈哈我還沒畫完所以我要作弊(痛哭

UR-2s.jpg

本來只是想上個線結果手賤就.......我的稿子啊啊啊啊(奔逃

晚點就會畫完了TAT

作弊更新。我餓了TAT

因為畫很久所以放大圖(?)我不會畫背景啦(痛哭
然後使用心得是,SAI果然適合畫圖,PS很難上手orz

UR4-2.jpg


No.311 / [逝水流年]國擬 / Comment*3 // PageTop▲

2009.09.18  不知道要更新什麼 <<20:33


只好丟草圖(掩面
這是咬咬第二階段(?)第三階段不知道(奔

UR4-s.jpg


然後這是不可能的妄想↓

UR5-s.jpg

噴了好多張圖可是沒有一張有完成(痛1
快寫稿快寫稿快寫稿快寫稿(催眠自己

No.310 / [逝水流年]國擬 / Comment*4 // PageTop▲

2009.09.17  冷戰:對峙 <<22:06


【配圖文字】


他揪住圍巾的手正在發抖。
俄羅斯看著他,胸腔升起微小抗拒。
圍巾是重要的人給他的,重要的東西,卻被這樣毫不珍惜地拉扯,資本主義的狗碰觸過的布料彷彿發出陣陣尿騷味,俄羅斯厭惡地揚起嘴角,勾出一抹惡意而憤怒的笑。
美國蔚藍清冽的瞳孔中燃著兩簇焰火,過於逼近的臉孔傳來溫熱的吐息,連睫毛都根根分明的距離。

他輕輕軟軟地說,你弄髒了我的圍巾。
美國的表情猙獰地扭曲起來,剎那間他產生即將被吞噬的錯覺。

被咬的話,咬回去就好了,記得三倍奉還。

UR3-3s.jpg


所以下次(?)大概是咬咬圖(?

No.309 / [逝水流年]國擬 / Comment*0 // PageTop▲

2009.09.16  血犬26回 <<19:57


每次看都覺得一下子就看完了好短(掩面
這回滿滿都是打鬥場景,一上來就被年輕的爺爺和晝屍大人狠狠萌了一把(掩面
那個刀劍相擊的畫面嗄啊啊啊!!!輕輕鬆鬆就給你來個五神降駕太帥啦Q口Q
這位晝屍如果是乙殤的前世那實在是萌斃了,我好愛這種邪氣狂放型的(掩面
特別是最後不耐煩想要痛下殺手那一格,好帥嗄嗄嗄嗄(滾來滾去

於是撇了圖(倒

1000-1s.jpg

我下次一定要脫離大頭(爬

No.308 / [雲破月來]記事 / Comment*0 // PageTop▲

2009.09.16  大頭子米 <<12:48


畫完才發現美國國旗的星星應該是白色(爆
我常常有不知不覺把頭畫太大的傾向orz
很努力縮但還是比露樣大XDDDDDD
周圍的星星有49顆,加上背後的共50顆。
因為不知道怎麼複製貼上所以是一顆一顆畫出來的(掩面

chibia.jpg


No.307 / [逝水流年]國擬 / Comment*0 // PageTop▲

2009.09.15  露樣體操服+性轉 <<22:59


為了趕日更不擇手段(毆






但我本來是想更新下面這張,來不及畫完(痛哭

作弊更新了,內有露受H慎入^q^



←and more
No.306 / [逝水流年]國擬 / Comment*0 // PageTop▲

2009.09.14  向日葵小精靈 <<22:52


因為想要嘗試日更就畫了圖。。。
實際上是下午我家附近打了個雷,網路連不上,只好開始練習畫畫(炸
幸好吃過晚飯後就好了orz

在噗浪上聽到兔人說露露的孩子是整片向日葵田,馬上就想畫=//////=
不過有點懶得上色(打打
chibir01.jpg


No.305 / [逝水流年]國擬 / Comment*2 // PageTop▲

2009.09.13  [冷戰]破壞欲 一 <<23:10


寫在前面:

這本來是寫給楊的靈魂交換梗的前情提要,攻受相當複雜,共分三個層次。
精神和肉體都是露米,但靈魂是米露,當然也可以看成精神上是露樣主動受。
每次講都會錯亂。。。不過小說看起來應該比較像米露吧,因為看不到外型XDDD

標題後面有一,但是會不會接下去是未知數(喂

那麼,第一集目前還沒有H :)


×



破 壞 欲


【一】



聯合國的酒會在某世界英雄的胡言亂語中結束。

俄羅斯抬手屏退正欲上前的侍者,微笑著拒絕對方善盡職責的協助。
掛在他肩膀的醉鬼冷不防打了個酒氣四溢的嗝,嘴裡喃喃念著:「イギリス……」
喝醉的人真的很重,好在他的身高也不是長好看的,攬著美國的腰走回自己的房間,毫不客氣地把人直接丟上床,美國當真醉得神智不清,喉頭咕耶幾聲臉一偏就不動了,俄羅斯望著他微翹的嘴角,像個大孩子。
拖著沉重的眼皮草草沖了澡,俄羅斯躺到美國身邊,藉著微醺的酒意和倦意入睡。

清醒時聽見隔壁平穩的呼吸聲,想來某個醉鬼還沒醒,俄羅斯睜開眼睛,立刻感到視野充滿某種微妙的不協調,他撐起上半身,伸手調整鼻梁上歪斜的眼鏡──昨晚忘記替美國摘下來了,轉頭果不其然看見『自己的臉』好夢正酣。
他還不至於天真到以為美國為了表達感謝而大方贈送州作為禮物。
看著那張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臉發呆了一會兒,解開領帶輕手輕腳地將『自己』的雙腕跟床柱牢牢綁在一起;慢條斯理下床準備洗澡、換乾淨的襯衫──即使不是自己的身體,他也不願意穿著皺得不成樣的衣服和滿身酒臭上街。
蓮蓬頭的水花噴濺頭臉,模糊了鏡片,俄羅斯一愣,才發現又忘記摘眼鏡。
洗手台前有一面很大的鏡子,他把眼鏡放到鏡子前,瞥見鏡裡的美國,那副眼鏡沒有度數,所以他還能看得很清楚。這張年輕的臉龐擁有蔚藍清的眼瞳,在昨夜的酒會綻放出燦爛笑靨,看起來很開心。
俄羅斯伸出手指撫摸鏡中倒影的輪廓,頸部的線條、鎖骨,冰冷鏡面侵蝕指尖溫度。他試著讓唇線上揚,卻無法重現昨日的記憶,不禁皺起了眉,思索問題點在哪裡。

一直都以意氣風發的姿態出現在眾人面前的美國,笑得像個大孩子的美國。
昨夜酒宴上有無數鮮花美女陪襯,在喝醉之前卻不見他向誰搭話,俄羅斯遠遠地觀察他,突然見他翻個白眼轉身往反方向離開,滿臉漲成通紅血色,隨便拿過桌上的酒杯就當汽水一樣灌。
俄羅斯的目光飄向他原本待的角落,瞧見法國和一名身材姣好的女性正吻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撩起的裙襬底下露出白皙大腿。
──又不是沒做過,怎麼會有那種反應呢……?

水聲淅瀝瀝地,腦中閃過了什麼,俄羅斯抬眼正對著鏡子。美國平日那樣大開大闔的強勢印象背後,似乎隱藏著十分有趣的東西。
曾經,在久遠以前,在他對這個國家還僅止於耳聞的時候,他們碰面了。
一如其尚屬短暫的立國時間,美國的舉止有著少不經事的青澀,卻總對他露出防備的表情,像某種野生動物般全身豎起了毛。
直到現在依然如此。
俄羅斯瞇細眼眸,舌尖緩緩沿著上唇舔拭。
──如果那樣做,想必……會更加有趣吧?
鏡子裡,美國的臉盪漾著異樣的妖冶。
他很快的洗好澡,穿戴整齊,看了一眼挪作他用的領帶,撈起疊在床邊的圍巾繫好。
為了實現樂趣,他得添購一些必需品,俄羅斯愉快地勾起嘴角,戴上擦乾的眼鏡。

回來時他從餐廳順道帶了雙份早餐上樓,開了門想到這種狀態下的美國似乎無法進食,從提袋裡取出新買的手銬藏在枕頭底下,解開綁縛的領帶。
「美國君,起床囉。」
俄羅斯輕拍他的肩,滿懷期待地看著對方緩緩掀開眼瞼,紫羅蘭色的雙眸迷茫了半晌,猛然瞪圓呆望著他,數秒之後眼神凝聚警戒。
「你……」
「第一,我不是複製人;第二,你要不要照照鏡子?」
先一步用早餐麵包堵住他的嘴,俄羅斯端著盤子坐在床邊,看著美國跳起來風風火火衝進浴室,又衝出來一把搶走他那份餐點。
「嗚哇──真噁心,居然是你的臉。」
美國一邊用別人的臉毫無顧忌的大吃一邊批評,邊吃東西邊說話向來是他的專長。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啊?我們又為什麼……呃,交換了身體?我用你的聲音在說話耶俄羅斯──」
「我有在聽啊。」俄羅斯微笑著迎上他的目光。
美國嚥下最後一口麵包,「聽到了就要回答啊!本來以為今天會宿醉,不過俄羅斯你好像沒喝很多嘛?還是因為平常一直在喝所以酒量很海……」
「吃飽了嗎?」
「勉勉強強啦……喂、你想幹嘛?Fuck──!」
其實美國並沒有放鬆戒心,但俄羅斯的動作來得又快又急,銬住他一手繞過床柱又銬住另一手簡直一氣呵成,他只能眼睜睜看著俄羅斯摘掉眼鏡,跨坐在他身上。
「美國君要不要猜猜看,我想幹嘛呢?」
俄羅斯歪著腦袋,發出コルコル的笑聲,美國覺得有點頭皮發麻。
「你少蠢……不會吧?」
坐在上方的男人身體向前傾斜,岔開雙腿夾住他的腰輕輕摩蹭,他那機能正常且健康有活力的器官此刻正隔著布料昂首抵住下腹。
美國感覺耳邊轟的一股熱氣冒上來,半天才從舌尖擠出一句話。
「……這樣都站得起來,變態啊你?」



-TBC-



No.304 / [逝水流年]國擬 / Comment*1 // PageTop▲

 Ho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