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寥 落 星 河 =
もし傷は時間で治せるなら、記憶がある必要はないんだ。


言 靈



www.dreamself.me


人 間


紅衣

Author:紅衣
鬼 畜 愛。腹  愛。
懶 惰。行 動 遲 緩。

六 道 骸 至 上 主 義 。
変態。萌え。無邪気。骸。

鋼彈00。
剎那溺愛。ハレ凌辱萌。

APH。
露受。冷戰。神義。露冰露。
朝露。露法。英西。奧瑞。

plurkTwitter鮮網
所屬社團:西風漂流
冷戰十題

APH中文檢索



「傀儡人間」


『Chris's Crime』



痕 跡


04 | 2010/05 | 06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必 然





波 濤




再 生




輪 迴




疊 嶂




限 界




接 點


T少《華役町》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昇 華


本站banner,歡迎取用。
寥落星河 ====================== 我總是選擇我喜歡的年級
霧中的玫瑰
Anticlockwise 逆轉世界 鐵幕
MBG


國 境


free counters


計 數




觸 碰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No.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PageTop▲

2010.05.21  [臨正]無目的論 <<12:33


正臣站在新宿某大樓的玻璃門前,手裡捏著磁卡發呆已經超過三分鐘,驟然響起的手機鈴聲嚇了他一跳,來電顯示名稱『折原臨也』,問他怎麼還杵在門口不進來,正臣抬頭正好對上監視器攝像頭,翻個白眼刷開大門。
冷氣像不要錢似的整日放送,在這種光是站在陰影處不到幾分鐘就能滴汗的炎炎夏日裡,無異人間天堂。
正臣打開臨也辦公室的門,對方『唷』地打了招呼,他滿臉線地瞪著雙手抱膝縮在沙發上煮小火鍋的現任上司,在臨也開口邀請他一起進食之前直接走進浴室沖澡。



臨也先生,上次我留下來的衣服呢?
那個啊,送洗了耶。
一件不到一千元的東西你居然送洗……那我穿什麼?
穿我的唄。
臨也先生的上衣穿不出蓋到大腿根的效果你還是給我褲子吧。
沒有褲子,正臣快出來啦火鍋都要涼了!
#@%&$……



最後正臣只好圍著毛巾出來,他終究沒有勇氣去穿衣櫃裡不知道哪個女孩子的過膝百褶裙和運動短褲。小火鍋冒著蒸騰白煙,臨也已經準備好兩副碗筷;他想了一下跑回浴室把衣服洗起來吊著,畢竟他總不能扒臨也的褲子穿回家,這攸關實力問題而非意願。

(換言之如果正臣打得過臨也,後者就等著光屁股坐辦公室。)



臨也似乎非常渴望有人跟他搶食火鍋料,但兩個人基本都是貓舌頭,等他夾完之後正臣才意興闌珊地在鍋裡撈來撈去,臨也看著豆腐被正臣的筷子攪得碎爛,視線移向對方在沙發上盤起來的腿──一副你要看就讓你看的姿態。
正臣其實並不餓,從他虐待食物的舉動可知一二。他來這裡純粹因為住處的冷氣壞了,外面的速食店又不能睡覺,沙樹跟朋友去逛街,臨也打電話來叫他陪吃小火鍋,正臣覺得他腦袋有病,不過這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了。
上司邊吃邊抱怨前回他想請波江去吃涮涮鍋居然被拒絕,正臣心想原來自己是那個倒楣的替死鬼,臨也看見他的表情就說可以的話他也比較想約正臣去吃啊可是巴裘拉已經跟女性朋友一起去吃壽喜燒了嘛。

正臣咬著肉片不置可否,反正他只是來吹冷氣的。




fin

No.344 / [花自飄零]無頭 / Comment*0 // PageTop▲

2010.05.18  人生第一次的執事店^q^ <<23:28


原本和另一組朋友約好在本週五要去執事店,不過昨晚君夫傳簡訊問我要不要今天一起衝,我、我就跟去了(掩面)
因為種種原因我們整個大遲到,說好要提早四點半到結果還不是五點半才……XDDD

而且我們沒人去過,很擔心找不到店,幸好他還蠻好找的,執事就站在門口等我們,看到我們來他才蹲下去把暗扣拉起來(小明她們推不開門大概就是因為有暗扣?)

店內的裝潢乍看之下比我想像中好一點,大概是燈光看起來還不錯吧(炸


今天一整天只有我們一組客人,所以店內只有兩位執事,一位在內場都沒有露面XDD 是Tsubasa,另一位是克哉。當初我看到克哉這個暱稱的時候就覺得他應該要戴眼鏡(因為鬼畜眼鏡……XD)果然沒讓我失望,他有戴^///q///^ 整個頭髮是往後梳的,但沒到油頭那麼死,我覺得他好適合這個髮型XDDD

進門的時候他問要不要幫我們拿包包或外套,我想讓他幫我放所以就把包包拿給他;入座時他會先幫我們把椅子拉開,我們站進去之後他會稍微調整椅子的位置讓我們剛好可以坐到一半;接著我左等右等都等不到我的包包,一直在想他該不會把包包拿去放在櫃子裡了吧O_O 結果是他直接把包包放在我對面姐姐的籃子裡orz(也才給你一個包包為什麼會弄錯XDDDDDDD


稱謂的部分,大概是我們的打扮看起來比較成熟,他直接稱呼我們為少夫人,不過在介紹的時候又夾雜大小姐,到底是要少夫人還是要大小姐選一個嘛XDDDD(雖然我不介意

同行的四個人裡面除了我和君夫以外,另外兩位算是初次見面,一位是坐在我右手邊同為平民(XD)的姐姐,另一位坐在我對面的野獸(她堅持要我用這個詞叫她XDrz)非常有少夫人的氣勢!!深諳使喚(玩弄)執事的精髓!!(害我對她的印象就定在少夫人了XDDD)她如何使喚這個部分容後再敘。



餐點上來之前我們就隨意四處看看,我請克哉幫我介紹整個環境,他帶我走了一圈。我回頭就跟姐姐們說,幸好不是一次帶四個人,不然好像什麼博物館解說團XDDDrz 這時候少夫人說,她覺得應該要一個客人配一個執事才對(不愧是少夫人XDDD!!!不過這樣太奢侈啦XDDDD

回到座位上,君夫打開方糖罐研究了一下,他的夾子就是烤肉夾的迷你版,相當微妙XDD要蓋起來的時候怎樣也無法把夾子塞回罐子,我們還輪流試,束手無策之下只好請執事來弄,只見他把夾子張開,把其中一側放進罐子裡,蓋子就完美地蓋上了XDrz(君夫:原來只能塞一根啊,我們剛剛還想硬塞兩根……[嗯?])



克哉幫我們倒完茶之後繼續幫我們擺盤,他把麵包刀和叉子擺右邊,刀子擺左邊,我很努力思考這樣擺有什麼用意,他把餐點送上來以後君夫請他幫忙切,順口問他是不是左撇子,他回答在下是右撇子,我追問說那餐具這樣擺的用意是?他頓了一下說不好意思他擺錯了(爆

這時候少夫人因為手臂被蚊子咬了,就把克哉叫過去問有沒有藥膏,平民姐姐(毆)說她有,然後少夫人做了一件奠定我對少夫人的景仰之心的事,她很自然地叫執事幫她擦香茅膏^q^(因為她等一下要吃東西不想要沾到XDDD)然後克哉就單膝跪地幫她擦香茅膏^///q///^

因為克哉聲音很小,所以我們聽他講話有時候要靠過去聽才聽得到,可是少夫人講話聲音也很小,所以克哉聽她講話都會單膝跪靠過去聽,畫面整個渾然天成wwww君夫一直抗議他們都在講悄悄話XDDDD

整個流程下來少夫人應該是跟克哉交流最多的,她有去上洗手間讓克哉幫她塗護手霜,有問克哉茶葉和盤子的事情(我們選到的盤子周圍有鏤空,她問克哉這個要怎麼洗XDDD 我吐槽說少夫人怎麼會需要洗盤子XDDDD),叫克哉幫她塗香茅膏(還塗了兩次XD),叫克哉把司康切掉邊邊因為她只想吃中間(邊邊則是君夫吃掉XD),叫克哉把司康的中文和英文寫給她看,到後來克哉一過來就會走到她旁邊單膝跪下來聽她講話XDDDDD



有一點想講的是桌面的部分,我們的桌上一共有四個水杯、四個茶杯+茶盤、一壺紅茶、一個奶盅、四個餐盤和兩個三層茶點的架子,除去桌上原本就有的水杯玫瑰花、鈴鐺和方糖罐,其他可移動的杯盤疏密控制得不太好,像我和右邊的平民姐姐共吃一個三層茶點,架子擺放的位置讓我取用餐點相當困難,很怕一不小心就會整個打翻,執事在幫我們倒茶和切東西的時候看起來困難度也相對提高,如果能考慮一下桌面擺放餐具的位置應該會好些(因為克哉幫我倒一杯奶茶要先倒奶盅,然後從玫瑰花和三層架中間小心翼翼地拿起很重的茶壺倒完再放回去,他的手整個抖XDDDD

奶茶蠻好喝的,但鮮奶不能加太多,我自作聰明加了半杯以後整個味道變很怪,喝起來有點酸味>< 即使再多加茶也沒用了orz



有點遺憾的是沒有搖到鈴,因為只有我們這桌,克哉隨侍在側的機率超高XDDD 鈴鐺根本無用武之地~~還有就是因為只有一個執事所以完全沒有BL點XDDDD(方糖罐不算的話……←那哪算啊)我們後來也有問Tsubasa能不能出來讓我們看看,克哉說因為Tsubasa沒有穿制服所以不方便XDDD

其他餐點或是離開的部分大家都講過很多就不多講了,離開前君夫特地穿上外套叫克哉幫她脫掉,被脫也是需要技巧的啊!!不然會卡住XDDD 君夫一直很想叫克哉把外套脫掉,最後還是沒有XD




No.343 / [雲破月來]記事 / Comment*0 // PageTop▲

 Ho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