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寥 落 星 河 =
もし傷は時間で治せるなら、記憶がある必要はないんだ。


言 靈



www.dreamself.me


人 間


紅衣

Author:紅衣
鬼 畜 愛。腹  愛。
懶 惰。行 動 遲 緩。

六 道 骸 至 上 主 義 。
変態。萌え。無邪気。骸。

鋼彈00。
剎那溺愛。ハレ凌辱萌。

APH。
露受。冷戰。神義。露冰露。
朝露。露法。英西。奧瑞。

plurkTwitter鮮網
所屬社團:西風漂流
冷戰十題

APH中文檢索



「傀儡人間」


『Chris's Crime』



痕 跡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必 然





波 濤




再 生




輪 迴




疊 嶂




限 界




接 點


T少《華役町》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昇 華


本站banner,歡迎取用。
寥落星河 ====================== 我總是選擇我喜歡的年級
霧中的玫瑰
Anticlockwise 逆轉世界 鐵幕
MBG


國 境


free counters


計 數




觸 碰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No.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PageTop▲

2008.10.31  [LS]侵蝕輪迴 <<23:33





那是一股難以言喻的奇妙衝動。


Lockon Stratos第一次見到那個孩子就幹了件冒失的事。
基本上沒有任何一個正常的十六歲少年會喜歡剛認識的人摸他的頭,何況還是同性。
看到少年防備地退開半步,下顎微收、瞳仁上吊著瞪視的模樣,Lockon被拍開的手略顯尷尬的晾在半空中;不過他並不是很在意,成年男性理應具備的容溫厚在他身上充分體現。
翻開掌心攤了攤,他盡可能使用最友善的語調,勉強挑了個不算太詭異的話頭。
──我們、都有自然捲不是嘛。

代號剎那的少年望了他半晌,緊繃的肩膀線條慢慢鬆懈,年輕的臉龐露出有點困惑的表情,然後老老實實的對他點一下頭。


就像看見棄貓之類的小動物時,總是忍不住想伸手去摸,被抓傷也是理所當然。
然而當他正為自己的不謹慎默哀時,那隻貓卻蹭過來嗅聞他傷口的鐵鏽味;雖然隨時都還有豎起毛的可能性。



……給他牛奶不曉得會不會喝。Lockon心想。


×


剎那‧F‧清英盯著盛裝在透明玻璃杯中的白色液體──通常稱之為牛奶或牛乳,一種常見飲品,為母牛哺育小牛的乳汁,富含鈣質──然後帶著不確定感抬頭直視眼前的青年。
「喏,別客氣啊剎那,每天一杯對正值青春期的你很有幫助。」
Lockon努力抿直唇線避免嘴角過分上揚。不能笑不能笑……否則新來的孩子以為自己在欺負新人怎麼辦?請相信他完全出於善意……大概、還有三分有趣。


或許可以說,被那樣單純直接的目光凝視著,無異於接受某種審判或洗禮,即使對方並沒有那個意思。
既然都能蹭過來了,那麼期待這只小貓伸出舌頭舔舔掌心應該不算癡人說夢吧?



Allelujah Haptism滿懷關愛地在一旁幫腔,「是啊剎那,牛奶可以讓你發育得更好……哦、並不是說你現在不好,只是,有各種發展性的話盡量去嘗試也不錯……」
Tieria Erde了他一眼不予置評,鏡片底下的銳利眸光移向少年,轉變成一種半帶激勵與微妙諷刺的意味。
「Veda選中你,至少不要拖後腿。」

剎那捧著杯子不卑不亢的以耿直目光迎戰那雙眼睛。
雖然不知道喝不喝牛奶和拖後腿有啥必然關聯性,又或者身形高大與否會不會影響Gundam Meister的適任程度,食用營養價值高的飲品總不是壞事;不過那個剛見面就偷襲他腦袋的褐髮青年為什麼一臉期待……
他終究不負眾望(?)地將牛奶一飲而盡。

Lockon露出微笑,滿意的指點他在哪裡可以將空杯清洗乾淨。


×


而那一天的到來並沒有讓Lockon等太久。

青春期的少年滋長茂盛的似乎只見於腦殼頂上的毛髮,不要說是下顎,連四肢的汗毛都不甚明顯,小麥色的皮膚泛著健康的光澤。
當他的自然捲翹到一個張牙舞爪的程度時,Lockon帶著全套剪髮工具出現在他面前。
來不及表示意見就被拉到鏡子前面坐下,繫好圍兜;剎那無言的看著鏡裡Lockon興致勃勃的撥弄他凌亂的過長捲髮,脫去平時慣戴的色皮手套的雙手,左邊順毛右邊持刀喀擦喀擦,十足專業的架勢。
低頭專心動剪的Lockon額心也有一綹瀏海落在鼻端,隨著頭部擺動的角度搖晃。

剎那定睛在那個人專注的表情上,他當然沒聽過認真的女人最美麗這句俗濫的廣告詞,他只是注意到Lockon比他白了不只兩個色號的膚色,大約是北方的國家吧。他想。

「好,大功告成!剎那的髮質不錯哦,天生的吧?看你不像會保養的樣子……」
仔細修完最後的細微部分,Lockon用手指爬梳著髮流,穿過指縫的髮絲細軟柔滑。然後他替剎那解開後頸的圍兜繫繩,抖落剪下的斷髮。
剎那看著他不拖泥帶水的俐落動作,以及鏡中自己恢復清爽的髮型,下意識的開口,「Lockon Stratos,你喜歡照顧人嗎?」
「欸?嘛……被需要的感覺很好,不是嗎?」
Lockon收拾好周圍環境,輕鬆地回答。


所以愛貓人士甘願成為貓奴並不是沒有道理的。


「嗯。……我也有我能做的事。」
剎那跳下椅子,往門口走去,在那裏稍停一會兒,沒有把臉轉過來。
「牛奶……很好喝。我很喜歡。」

Lockon看著他柔軟卷曲的髮梢,眼角染上濃濃的笑意。




Fin.


00初次嘗試之習作。

No.162 / [花自飄零]蛋蛋 / Comment*0 / TB*0 // PageTop▲

← 不可抗力 / Home / 生命會找到他的出路 →

Comment Post


Name:
Submit:
Mail:
URL:

Pass:
Secret: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

TB*URL  
 Ho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