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寥 落 星 河 =
もし傷は時間で治せるなら、記憶がある必要はないんだ。


言 靈



www.dreamself.me


人 間


紅衣

Author:紅衣
鬼 畜 愛。腹  愛。
懶 惰。行 動 遲 緩。

六 道 骸 至 上 主 義 。
変態。萌え。無邪気。骸。

鋼彈00。
剎那溺愛。ハレ凌辱萌。

APH。
露受。冷戰。神義。露冰露。
朝露。露法。英西。奧瑞。

plurkTwitter鮮網
所屬社團:西風漂流
冷戰十題

APH中文檢索



「傀儡人間」


『Chris's Crime』



痕 跡


05 | 2017/06 | 07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必 然





波 濤




再 生




輪 迴




疊 嶂




限 界




接 點


T少《華役町》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昇 華


本站banner,歡迎取用。
寥落星河 ====================== 我總是選擇我喜歡的年級
霧中的玫瑰
Anticlockwise 逆轉世界 鐵幕
MBG


國 境


free counters


計 數




觸 碰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No.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PageTop▲

2008.11.04  [S中心]廢 墟 <<22:17


S中心,SL,微S→師匠。






廢 墟







每個孩子心目中都有一座鬼屋。
不一定要和靈異怪談扯上邊,當然有的話最好;一般來說,只要一處屋宅久無人居甚至荒煙蔓草,鬼屋的必備條件便充分滿足。
對生活安定純樸的孩子們而言,能夠形成並凝聚緊張和刺激感的鬼屋是最佳的調劑品,是夢想和憧憬的實現。

鬼屋通常是廢墟,但廢墟未必都能成為鬼屋。
如果那整排廢墟曾經是自己的家園,那就失去了憧憬的理由。因為在經歷緊張刺激的探險之後,無法回到溫暖安全的家的生活。當冒險成為生活內容,鬼屋就沒有存在的意義。

人都畏懼死亡,因為從沒死過;然而一旦真的死了,又有什麼值得害怕?


×


剎那在夜裡醒來,翻身坐起。
冷藍色的月光自窗口透入,地板四周散落著隔日的舊報紙。床、浴室、報紙,此外別無他物,這是他在地面待命時暫居的住所。
他睜著眼睛發一會兒呆,然後跳下床。
身上穿的不是睡衣,而是外出的便服,本來就沒有換掉,只消把圍巾圍上即可。他簡單拉平皺掉的布料,推開門。

即使位於市中心,深夜裡的街道依然只餘零星光源,偶有巡邏的警員投來詢問的目光,他指指兩個街區外燈火通明的便利商店,偽裝成正在發育中亟需補充能量的普通少年。
除了普通兩字是謊言,其餘都是真話;他的確有點餓。

將大亨堡裝進紙盒裡,正想直接走去結帳,眼角餘光瞥見架上賣剩的幾瓶鮮奶,沒有多想就取了一份。
坐在公園長椅上,他咀嚼著麵包、沾滿醬料的香腸和生菜,周圍十分安靜,四下無人,連噴水池都停止噴湧,路燈的白光斜照下來,幾只飛舞的夜行昆蟲嗡嗡作響。
最後一口大亨堡塞進嘴裡,他打開鮮奶瓶蓋插入吸管,不禁想起此刻遠在另一個國家待命的隊友。

對幼時的他而言,眨眼便能跨數個城市的機動性交通工具幾乎等同天方夜譚。生在那樣貧乏弱小烽火連天的國家,連擁有夢想都是奢望。

一時之間也顧不得時差,掏出手機撥給那個人。響了三聲以後接通,視訊投影映現對方的模樣,微捲的褐色中長髮因吃水而貼服著頭皮,髮梢泌出水珠滴答直落,Lockon的表情有些驚訝。
「剎那?怎麼了這個時候、你那邊應該是深夜吧?」溫和的嗓音從手機裡傳來。
盯著對方一邊忙著找毛巾一邊還要騰出眼色關心視訊,他咬著吸管的嘴唇稍微鬆開,沉默兩秒才察覺心頭湧上的是輕微的並不致命的罪惡感。
於是回答的聲音變得很小很小,「我在喝牛奶。」
「哦,那很好。睡不著嗎?」
Lockon把手機擱在桌前,側坐在沙發扶手上,瀝乾滿頭濕漉漉的髮。
「……肚子,餓了。」
注意到他上半身未著寸縷,僅在腰際圍了條浴巾,剎那低頭猛吸一大口鮮奶,訥訥地回話。
「那是出來吃宵夜囉?該不會是什麼便利商店的微波食品吧?」
猜對一半。剎那瞟一眼大亨堡的空盒。
Lockon轉身從小冰箱裡拎出一罐氣泡飲料,對視訊那頭的他作勢乾杯,也不在意剎那是否願意和他一道起鬨。

「像牛奶一樣。」含著吸管攪動鮮奶,發音不甚清晰,語氣卻極為肯定。
「……呃?」跟不上他答非所問的邏輯,青年呆了一下。
「你的膚色。」
他補充道,旋即再度埋首喝著『Lockon色』的鮮奶。
「哦,是說膚色嗎?」
青年會意過來,點點頭,「因為生長在難得炎熱的地方,和剎那正好相反吧。」
「嗯。」

瓶裡傳來見底的空氣聲,稀哩呼嚕,彷彿流動的風吹過鬼屋某扇破掉的玻璃窗時奏出的音符。
Lockon讓他沒事就回住處去,夜晚風涼小心感冒;他說Lockon才是為啥不快點穿衣服;對方眨著溫潤的色眼珠,狀甚無辜地說,因為我在跟你講電話。
剎那瞇起眼睛看他,想不出反駁的言詞。Lockon輕輕笑起來。


×


回到住處已經是天將明未明之際,他把自己關進浴室,一蓬冷水當頭澆下,水珠滴溜滾過的臂膀泛起一層疙瘩。他緩緩退開,感覺鬢邊的髮絲貼在頰畔。Lockon淌著水的濕髮和牛奶也似的皮膚在眼前晃蕩。
無關性別,那實在是一幅足以匹配『性感』這個形容詞的畫面。
剎那忽然想起過去風行於某些地區氾濫著肉色廣告的視訊交友。

不是第一次感受到體內這樣的騷動。
當他使盡渾身解數和那個男人比試時,不夠成熟的武藝導致淒慘落敗,撲倒在地的他掙扎起身,抬首望見男人逆光而立的模糊輪廓,那宛如乾涸血液般的深沉赤褐印象卻清晰莫名。
燒灼的不僅是視網膜,還有因長期顛沛流離而營養不良的軀體。
並不是『愛』這樣單純的情感,又或者,『愛』並不是那樣單純的情感;在他親手對母親扣下扳機的剎那,他就捨棄了高談闊論的資格。
剎那為梵語,意指轉念之間。如今作為他的行動代號被使用。
不是『我想成為』而是『我就是Gundam』。為捕捉那一彈指的光輝璀璨抑或其他,將己身化為斬裂天際的刀鋒。

再一次把腦袋探過去,蓮蓬頭的細密水柱嘩嘩直流,自額心蜿蜒而下,層層包裹住眉眼耳鼻唇,憋不住氣的時候他才截斷水流,扭緊開關之後,聽見窗外城市甦醒的聲音。

他在床上躺到將近傍晚,醒醒睡睡,偶爾做幾個伏地挺身,旁邊的小電視持續播報著新聞。直到感覺腹內空虛才外出,在門口碰見隔鄰的沙慈‧庫斯洛,對方善意地問候他下午好,他一如往常簡單點個頭。
越過對街不經意地回眸,夕陽餘暉籠罩著自己住的那幢大廈,幾戶不相鄰的玻璃窗陸續透出暖黃,無人的XX號房裡沒有燈光。那是一處無法成為鬼屋的廢墟,遺落的童年記憶宛如擱淺的魚,在沙灘上開合著鰓,流淚喘氣。




fin.

No.165 / [花自飄零]蛋蛋 / Comment*2 / TB*0 // PageTop▲

← 《捕虜と飴玉》介紹&心得 / Home / 00二期第五集 →

Comment Post


Name:
Submit:
Mail:
URL:

Pass:
Secret: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兩人的互動很輕柔啊XD,淡淡的傷感。
挺喜歡後方的描述部分。
2008.11.05(00:58) / URL / 櫻月 / [ Edit ]



後面有擬似文藝風武力介入(?
兩個人的互動被說很像高中生與大學生戀愛的BL漫XDDD
2008.11.05(18:47) / URL / 紅衣 / [ Edit ]


Trackback

TB*URL  
 Ho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