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寥 落 星 河 =
もし傷は時間で治せるなら、記憶がある必要はないんだ。


言 靈



www.dreamself.me


人 間


紅衣

Author:紅衣
鬼 畜 愛。腹  愛。
懶 惰。行 動 遲 緩。

六 道 骸 至 上 主 義 。
変態。萌え。無邪気。骸。

鋼彈00。
剎那溺愛。ハレ凌辱萌。

APH。
露受。冷戰。神義。露冰露。
朝露。露法。英西。奧瑞。

plurkTwitter鮮網
所屬社團:西風漂流
冷戰十題

APH中文檢索



「傀儡人間」


『Chris's Crime』



痕 跡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必 然





波 濤




再 生




輪 迴




疊 嶂




限 界




接 點


T少《華役町》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昇 華


本站banner,歡迎取用。
寥落星河 ====================== 我總是選擇我喜歡的年級
霧中的玫瑰
Anticlockwise 逆轉世界 鐵幕
MBG


國 境


free counters


計 數




觸 碰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No.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PageTop▲

2009.05.13  [冷戰]殺伐夫妻相性100問 Part 2 <<00:12


真的有機會上看兩萬(遮臉)


【Part 2】



「你們是怎麼稱呼對方的?」

「俄羅斯。」

「美國。」

「希望被對方怎樣稱呼?」

「Of course, HEROだ!」

這什麼文法?你到底想講哪一國話?──忍耐著不發出如上所述的吐槽,亞瑟用眼神徵詢伊凡的答案。

「等到你床上的表現能令人滿意時,我會考慮。普通的就可以了。」伊凡一點面子也不給,最後一句是對亞瑟說的。亞瑟感覺自己像餐廳裡捧著menu站在一旁乾等吵架情侶點菜的苦命侍者。

「HERO的表現永遠是最好的。看來你比較喜歡被稱為萬惡的共.產.主.義.者?」

「好現在我們進行下一題,如果以動物來比喻,覺得對方是?」亞瑟‧柯克蘭習得強制中止技能。

「我懷疑哪一種動物有辦法像他這樣,硬要說的話就是蛇吧?陰險邪惡,還會冷不防咬你一口。」阿爾吸著可樂,杯子裡發出隆隆的聲音顯示已無液體,他扭開杯蓋,喀啦喀啦隨意攪動未融解的冰塊。

「我認為把美國比擬成動物是相當失禮的事──對動物而言。」

「如同HERO一般哪裡失禮了?」英雄開始卡卡卡地嚼冰塊。

「一邊嚼冰塊一邊講話是真的很失禮。如果要送禮物給對方,會選擇?」亞瑟逐漸掌握順利進行訪談的訣竅,這讓他堅持下去的動力提升了三個百分點。

「麥○勞折價券一百份,夠有誠意吧?」

「往西伯利亞的單程機票,頭等艙哦。」

看著阿爾和伊凡的眼神,亞瑟有充分理由相信,他們都是認真的……

「希望收到什麼禮物呢?」

伊凡偏頭思考了一下,笑容顯得有些靦腆,「唔,果然還是……那個吧,圍巾。」

「還以為你又會說想要華盛頓之類的……」阿爾聳聳肩,要了第二杯可樂。

「那個也不錯,不過最想要的是太陽哦。」伊凡的表情幾乎可以稱之為夢幻。

「喂喂,月亮也就算了──不要以為我會說出『你想要的話我就替你摘下來』這種蠢話!──太陽是恆星欸、恆星!會死人的!」

「很溫暖啊,而且你不是號稱什麼都辦得到?」

「這、我……」阿爾望著伊凡閃爍錯誤期待的雙眼,稍稍陷入內心掙扎的困窘狀態,「HE……HERO是為了保護弱者而行動,不是為了滿足你無聊的欲望。」

亞瑟搔搔臉頰,雖然阿爾最後這樣總結,前面一番話倒是讓他產生另一種認知:其實他們感情應該不錯……?

「美國,你還沒說啊,想要什麼禮物?」即使願望被駁回也影響不了伊凡的愉快情緒,他把水管擱在一旁,拉鬆脖子上的圍巾,重新圍了一遍。

「還用說嘛,當然是全世界都在HERO的保護之下達成和平。」而阿爾依然自大的發言突然變得有些氣勢萎靡。

「コルコル……」

伊凡又怪腔怪調地笑起來。亞瑟正為如此平和、或說平安的氣氛感動之際,目光瞥見後幾題題目時,心頭再度浮現紮草人詛咒法蘭西斯的衝動。

「對彼此有哪裡不滿嗎?一般是怎樣的事情?」

「真要說的話,尺寸不太合……?」

「聽你在蓋!明明、明明……哼,HERO就算短一點也能完美達成任務啦!喂、英國,我對這傢伙最不滿的地方就是他總愛歪曲事實!」

──我實在不太想知道你們在講什麼……

亞瑟臉上的線都快與眉同了,盯著激動拍桌自我辯駁的阿爾和隔壁笑意盈盈心情大好的伊凡,一股兒大不中留(?)的蒼涼感慨油然而生。

「都可以啦……你有什麼嗜好?」

「小國併吞或從事諜/報活動。」

相較於伊凡的危險發言,亞瑟暫且把希望寄託在阿爾身上。

「這個嘛,伊/拉/克……」

「夠了!STOP!我瞭!拜託範圍和殺傷力小一點好不好。下一題,對方有什麼嗜好?」

「收集麥○勞快樂兒童餐附贈的玩具。」伊凡從善如流。

警告生效,不過和前一題答案反差太大,亞瑟忍不住噗嗤笑出來,「有、有點太過可愛……」

「什麼嘛俄羅斯,這麼快就妥協真不像你。」

──阿爾弗雷‧F‧瓊斯,好樣的,你的意思是你聯合伊凡一起整我嗎?

亞瑟磨著牙。

「不過啊,英國,俄羅斯的興趣是角色扮演;」金髮碧眼的美國人直接忽略他額上突突亂跳的青筋,拿著可樂的手興致盎然地在空中比畫,幾滴暗褐色的冒泡液體潑濺在桌面上,「HERO是拯救世界的勇者,俄羅斯則是邪惡的大魔王……」

「中略,結局是大魔王和勇者搞上床,這種史詩流傳下去你覺得會有人欽佩勇者嗎?」大魔王單手支頷懶洋洋地打個呵欠,手執水管權充法杖輕佻地勾起勇者下巴。

勇者一把推開大魔王的惡勢力,「反對意見一概不予承認☆」

這種場面……就是所謂的打情罵俏吧?亞瑟兩眼發直,突然覺得生氣的力氣都沒了。

「討厭對方對自己做什麼事?」

「……企圖掌控我、監視我。」阿爾這麼說著,神情變得有些陰鬱。

「那也是沒辦法的事。」伊凡用指尖敲擊伏特加酒瓶,發出叩叩的聲響,「美國,我啊,無論何時都想聽見你的聲音、看到你的樣貌哦……話說回來,監控方面,你不也是彼此彼此?」拋給阿爾一個意有所指的微笑,仰首飲烈酒入喉。

「HERO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保護弱小。還有我才不想時時刻刻面對你。」

「說得可真動聽。」伊凡一臉敷衍,「哦,我好像還沒回答?」

「是的。」亞瑟大氣不敢喘一口。

「討厭的事,讓我想想哦……」伊凡改以雙手捧著酒瓶,低頭望著狹窄瓶口內部晃動的酒水生波,好一會兒抬起頭,仍舊嘴角帶笑如常,「最討厭的,大概就是遇見美國這件事本身。」

「…………」儘管阿爾已經從他身邊獨立出去很久了,看見伊凡這樣的神情,亞瑟仍然湧起些許不必要的愧疚感。

「你做了什麼會導致對方生氣?」

「剝奪他身為HERO的樂趣?」

「笨蛋,HERO才……」

「才不是為了玩樂,是為了保護弱小,是吧?我都會背了。」

「啊哈哈哈俄羅斯你有夠幼稚的!」

「……我看上去你們是半斤八兩。」

「怎麼這樣說呢英國,你應該要站在HERO這邊啊!」

「怎樣都好啦,美國,你的答案是?」

「哦……」阿爾搔完腦袋開始搔臉頰,搔完臉頰之後搔脖子,然後他轉頭,「俄羅斯,你生氣過嗎?」

回答他的是伊凡‧布拉金斯基的招牌笑聲コルコルコル。


-TBC-


No.273 / [逝水流年]國擬 / Comment*2 // PageTop▲

← 露西亞的新生 / Home / alan<大江東去> →

Comment Post


Name:
Submit:
Mail:
URL:

Pass:
Secret: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感覺上會是侍者們彼此推讓著去服務的澳客情侶XDD(喂)史詩GJ、這是愛情史詩啊所以還是可以流傳千古的!!XDD
2009.05.15(14:08) / URL / 夜漩 / [ Edit ]



賓果就是澳客情侶XDDDD
流傳千古的愛情史詩(打成使濕,新注音你。。。)都沒有強強相碰的(畫圈圈
2009.05.16(12:40) / URL / 紅衣 / [ Edit ]


 Ho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