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寥 落 星 河 =
もし傷は時間で治せるなら、記憶がある必要はないんだ。


言 靈



www.dreamself.me


人 間


紅衣

Author:紅衣
鬼 畜 愛。腹  愛。
懶 惰。行 動 遲 緩。

六 道 骸 至 上 主 義 。
変態。萌え。無邪気。骸。

鋼彈00。
剎那溺愛。ハレ凌辱萌。

APH。
露受。冷戰。神義。露冰露。
朝露。露法。英西。奧瑞。

plurkTwitter鮮網
所屬社團:西風漂流
冷戰十題

APH中文檢索



「傀儡人間」


『Chris's Crime』



痕 跡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必 然





波 濤




再 生




輪 迴




疊 嶂




限 界




接 點


T少《華役町》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昇 華


本站banner,歡迎取用。
寥落星河 ====================== 我總是選擇我喜歡的年級
霧中的玫瑰
Anticlockwise 逆轉世界 鐵幕
MBG


國 境


free counters


計 數




觸 碰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No.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PageTop▲

2009.05.17  [冷戰]病原體 <<23:50


例行碎碎念:
1.流程是露子米→米子露
2.多數橋段來自小燈ww
3.剩下的後記講(揍

p.s亂碼部分已修正,果然不能太依Opera XDrz




病 原 體





伊凡.布拉金斯基十指交扣,笑瞇瞇地打量圓桌對面的訪客。

說是等比例縮小也太過天馬行空,不過就伊凡不算太久以前的印象,眼前這個小不隆咚金髮碧眼的小男孩,穿著輕飄飄睡衣般白色小裙子,領口還繫著漂亮的紅色緞帶,確實是某人幼年時期的標準裝扮。

「所以,這就是為什麼你縮小了?」

整理方才得到的大部分資訊,綜合起來大概是──阿爾弗雷夜裡做夢夢見那穿著鄙陋到可笑(強調)的不列天拿著魔法棒指著他說:『我要把你變回小孩子重新再教育!!』醒來就發現自己縮水了。

「嗯啊──」

無精打采地應聲,前額那撮呆毛也蔫蔫的,小男孩手裡握著湯匙,盯著五顏六色的冰淇淋聖代發呆,然後一臉鬱悶地挖了一大勺冰淇淋含進嘴裡。

伊凡感到很新鮮,剛發現美國縮水的時候他有些失望,這樣能得到的領土說不定會變少,不過看見阿爾的反應又覺得未免太過有趣,少了州的小小臉蛋說不定還沒他的手掌大,硬要塞進一整坨冰淇淋導致臉頰撐得鼓鼓的,讓他很想做一件事。

「……俄活斯理幹嘛?」阿爾口齒不清地問,伊凡正在戳HERO他粉嫩嫩水噹噹的臉頰,雖然不會痛,可是冰淇淋快噴出來了。

「看看會不會掉出金幣。」手感不錯。伊凡給了評價,改戳為捏。

小嘴被拉得扁長,頰邊傳來鈍痛感,阿爾眼睛鼻子皺成一團,努力把融化成甜水的冰淇淋吞下去,揚著湯匙示威,「俄羅斯,HERO是不可戲弄的!就算他縮小也一樣。」

「真不想被這樣『渺小』的你說教呢。」

諷刺了一句,伊凡收手,恢復原本的坐姿,「既然是夢見英國,為什麼不去找他?也許他有辦法……」

「……總覺得去找他的話,就再也無法恢復原狀了。」

亞瑟大概巴不得他永遠保持現在這副模樣,作他乖巧可愛的弟弟,而不是忘恩負義強行獨立的美國。阿爾心道。

「反正,不管怎樣,都變成俄羅斯就好啦☆」

專心消滅聖代中的阿爾忽然打了個寒顫,慢慢將視線往上拉,伊凡端著那張無法解讀情緒的笑臉,背景有花在飄,仔細看居然是向日葵。

「HERO只會是HERO!」

嚴正聲明自我立場,儘管稚嫩的童音和嬌小的身形在氣勢上差了一大截,冰淇淋吃到嘴角和下巴都是,不過他依然是眾所注目的HERO──未進化版。

然而很快地HERO就面臨了重大考驗。

「哇啊啊啊俄羅斯你幹嘛──」

突然被當成貨物一樣攔腰扛起,阿爾伏在伊凡肩膀掙扎揮舞著短短的手腳,第一次發現原來伊凡有這麼高。

「再吵就抓你去填湖。」

伊凡倒也不是真嫌他吵,肩上軟綿綿的小動物瞬間全身僵硬,不再胡亂扭動的軀體傳來比成人高的體溫還有略為急促的突突脈動,讓他覺得很舒服。

如果真的是小孩子應該會嚇哭吧?好可惜……他心想。

阿爾發現自己被帶進了浴室,伊凡毫無預警地『噗通』一聲把他丟進蓄滿溫水的大浴缸裡,他冷不防吃了水嗆咳起來,一下子整張小臉脹得通紅。

「剛好,連衣服也一併洗乾淨吧。」

高大的男人矮下身來,汲水抹去他臉頰四周的乳白糖液。

「誰知道你是不是覬覦本HERO青春有勁的肉體……」

伊凡聽見眼前丁點大的小孩這樣嘀咕著,紅潤的臉龐配上幼兒體型,煮來吃說不定還比較有價值,「你很有興趣的話,我不介意替現在的你測量勃起後的長度。」

「你你你……」

HERO大驚失色,正待逃竄,一條毛巾劈頭蓋臉砸過來。

「自己洗吧,要是溺死了我就接收華盛頓囉。」

伊凡的聲音從遠處傳來。撥開遮蔽視野的障礙物,阿爾發現浴室的門已經被帶上了,他愣愣地瞪著門,許久才吐出一句,「……想得美。」


×


等到伊凡也洗完澡回到房間,那個小不點抱著大大的枕頭窩在棉被裡對他眨眼。

「HERO看你可憐,勉強陪你一起睡吧!」

反客為主地拍拍床的一側,阿爾自認大方的模樣沒半點心虛。伊凡沒說什麼,熄了燈坐上床準備就寢。

面對面躺下來大眼瞪小眼,伊凡對他伸出手,他以眼神回應:『幹嘛?』然後抵抗不能地被攬進大的懷抱裡,伊凡撥開他前額的金色瀏海,在那裏烙下一個晚安吻。鼻間滿是沐浴乳淡淡的清香。

在這張其實並不陌生的床上,阿爾弗雷‧F‧瓊斯頭一次覺得天花板那麼高、棉被那麼厚重、擁抱著自己的手臂那麼堅定、耳朵貼著對方胸膛傳來的平穩心跳如此令人安心。

「不快點睡的話就吃掉你噢☆」

……聲音倒是一如既往地可恨。阿爾緊緊閉上眼睛。


×


再度睜開眼睛的時候,阿爾猛然坐起,低頭檢視自己的四肢軀幹,甚至拉開睡褲只為求得真相──

「哇哈哈哈我恢復原狀了!恢復原狀了!俄羅斯我恢──」

擾人清夢的猖狂大笑在看見隔壁同寢的床友揉著眼睛爬起來的瞬間嘎然而止,阿爾呆若木雞地瞪著依稀彷彿有著伊凡外型的小孩睡眼惺忪迷茫地望著自己過長的衣袖,漂亮的紫羅蘭色眸子逐漸對準了焦距,眉眼彎彎,唇角上揚,然後阿爾聽見天籟般軟嫩的童音、充滿惡意地。

「美國,你去死。」


×


「俄羅斯,你不能這樣,雖然HERO也曾經、呃……蒙受你當前的困境,但那並沒有證據證明你會變成這副性跟我有關──因為HERO是不可能犯這種錯誤的──或許英國他改變了詛咒對象也說不定……」

一整個早上阿爾都在進行極端自我中心的英雄教育,小號的伊凡懷裡揣著比例相對龐大的伏特加酒瓶,坐在同樣的座椅上面帶笑容地聆聽他的演講,瞇細的紫眸殺氣滿盈。

「既然你現在變得如此弱小,那麼HERO就有保護你的義務,來,叫一聲爸……叫一聲HERO哥哥來聽聽?」

阿爾張開雙臂對兒童釋出溫暖善意,伊凡盯著他好半晌,將酒瓶擱置在桌上,蹦地跳下椅子走到阿爾面前,勾勾手指示意對方彎腰。阿爾不疑有他,彎身湊近,伊凡解下頸邊的圍巾溫情脈脈地給他繫上,確實地纏住他的脖子。

接著握住布料兩端向左右狠狠勒緊。通俗一點的說法是使盡吃奶的力氣。

「……」

「……」

可惜被害者受到的傷害值是零點。

「俄羅斯,你發燒了嗎?」

阿爾有點擔心地摸摸他的額頭,白皙的臉龐因為憋氣而微微泛紅,看上去憨態可掬。天氣又沒有很冷,不需要這麼替他著想吧?

想了想,阿爾伸手穿過他脅下,輕易地將他提到半空中,伊凡瞪大眼睛一臉戒慎恐懼,那副模樣在阿爾腦內自動轉譯成『能被HERO這樣抱起來真是無比榮幸』。

他好奇地將手中的小孩舉高輕輕搖晃,又放下來抱在胸口這裡拍拍那裡捏捏,軟軟溫溫小小隻的,像小女孩玩的娃娃一樣。

「嘿,俄羅斯,你大概沒什麼童年吧?HERO讓你體驗一下HERO式的玩法。」

顯然比起伊凡緊繃的臉,想體驗傻爸爸行徑的人只有阿爾弗雷,不過來不及發出抗議,阿爾已經擅自把他整個人向空中拋去。

「拋高高、拋高──哦噗!」

興高采烈耍得正開心的無聊成年人被全自動玩具的小腳丫重重地顏面直擊,暫時失去行為能力。伊凡落地前不忘抽走自己的圍巾,雙腳重新接觸地面的瞬間麻了一下,隨即跨出小步伐歪歪倒倒地奔出去。

然後魔王立馬撞見空前絕後大危機。

從來不知道必須仰頭看著自己的妹妹是這麼可怕的一件事,儘管在那之前妹妹幾乎就已經是他揮之不去的夢魘,伊凡臉色發青地看著面無表情俯視自己的少女,完全忘記逃走這回事。

「……我和哥哥的小孩!」少女這麼說著,粗魯地一把將他揣進懷裡。

連發出慘叫聲的力氣都沒有,受困於幼兒體內(?)的大魔王不爭氣地暈了過去。


×


之後,雖然發生在伊凡身上原因不明的時光逆流隔天就恢復原狀,不過很長一段時間他都禁止阿爾踏入俄羅斯境內。

針對阿爾不明所以的抗議,伊凡冷冷地送他一句話:「病原體就該徹底隔離。」




─END─




後記:
雖然已經在群裡講過了不過我還是想昭告天下,這是一篇被露樣詛咒的文!
昨晚睡前我明明寫到一千九百多字,今早起床開啟檔案居然只剩一千六百多,關於子露的部分全部不見了!!
然後本來只是寫著玩的居然最後有兩千八百多字。。。我到底orz

No.276 / [逝水流年]國擬 / Comment*2 // PageTop▲

← 絕望fc2 / Home / 該怎麼說 →

Comment Post


Name:
Submit:
Mail:
URL:

Pass:
Secret: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子露子米好可愛好可愛好可愛好可愛好可愛──(花癡姊姊的瘋狂尖叫)
所以這就是「把病傳染給別人自己就會好」的實例嗎(誤)不列天病菌幹得好!!
  
不過子米明明那麼可愛卻左一句HERO右一句HERO真是太可惜了(蹲)
阿爾對待小孩的方式真是惡劣得可以XDDDD這樣是做不成好爸爸的!快去跟亞瑟學習(全錯)!!
跟阿爾相比,露西亞你對待子米真是溫柔又可親(言語暴力不計)耶…
  
那句渺小讓我想到了葉王XDDDDDDDD
還有鳥叫聲讓我驚到了XDrz
2009.05.19(19:48) / URL / 阿V / [ Edit ]



哇我感受到你的瘋狂了(毆毆XDDD
反正就是像感冒一樣的東西(並不是

因為外表是天使子米可內心是19歲的KY阿爾呀XDDD
我也是千百個不願意(啥XDDD)要是天使子米我會捨不得欺負他(阿爾就可以[棍]
阿爾感覺就不太會"正常地"照顧小孩。。。XDDDD
不過露樣照顧子米的溫柔表象其實是我不知不覺手下留情了。。。?

啊啊我被葉王附身了嗎XDDDD
鳥叫聲你驚什麼,熬夜才需要驚吧XDDDDDD
2009.05.20(23:35) / URL / 紅衣 / [ Edit ]


 Ho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