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寥 落 星 河 =
もし傷は時間で治せるなら、記憶がある必要はないんだ。


言 靈



www.dreamself.me


人 間


紅衣

Author:紅衣
鬼 畜 愛。腹  愛。
懶 惰。行 動 遲 緩。

六 道 骸 至 上 主 義 。
変態。萌え。無邪気。骸。

鋼彈00。
剎那溺愛。ハレ凌辱萌。

APH。
露受。冷戰。神義。露冰露。
朝露。露法。英西。奧瑞。

plurkTwitter鮮網
所屬社團:西風漂流
冷戰十題

APH中文檢索



「傀儡人間」


『Chris's Crime』



痕 跡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必 然





波 濤




再 生




輪 迴




疊 嶂




限 界




接 點


T少《華役町》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昇 華


本站banner,歡迎取用。
寥落星河 ====================== 我總是選擇我喜歡的年級
霧中的玫瑰
Anticlockwise 逆轉世界 鐵幕
MBG


國 境


free counters


計 數




觸 碰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No.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PageTop▲

2009.07.15  [冷戰]殺伐夫妻相性100問Part3 <<21:00


【Part 3】


兩大地雷暗潮洶湧,為了平撫頻頻受到驚嚇的情緒,亞瑟離開了一下,給自己準備了紅茶。

「咳,久等了,我們繼續吧。這個……請問你們目前進展到怎樣的關係?」

「如你所見。」

「關係?不就是HERO與最終BOSS嘛。」

「呃,有沒有更精確的描……算了,我大概知道了。」雖然訪談最忌諱擅自揣測受訪者心思,不過此屬非常時期,相信大家都會諒解的。亞瑟這樣安慰自己,草草寫下『HERO與最終BOSS。註:已回本壘(大概)』幾個字眼。

「兩人初次約會是在什麼地方?」

「世界會議廳的廁所。」

「哈???」

「說是世界會議廳,廁所也沒有比較大的樣子。」伊凡笑笑地評論。

「對啊,蠻擠的。」阿爾點頭附和。

「……你們……某一次中場休息結束遲遲不見蹤影,就是那時候的事嗎?」亞瑟努力挖掘記憶深處的影像。

「賓果!英國你難得腦筋靈光了嘛。」阿爾響亮地一彈指,咧嘴而笑秀出一口白牙。

順利獲得一致性的答案,本該感到慶幸的亞瑟不知為何有種不踏實感。

男廁的構造不就一人一格?而且他們真的知道約會的意思嗎?在廁所裡約會既不美也不香更不浪漫,桌子椅子都沒有,難道坐在馬桶上?亞瑟不知道該怪受訪者情商太低還是問卷設計太爛。

「當時兩人之間的氣氛怎麼樣?」

「一觸即發。」

「嘛,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這是約會嗎?美國你尿急?

亞瑟又開始懷疑這兩個人聯手整他,按理說八卦雜誌做訪問時應該是受訪者被設計吐露真心話或者出點無傷大雅的糗之類的──不,他不能再大驚小怪了,唯今之計是保持鎮定喝口茶先。亞瑟端起瓷杯優雅地輕啜,決定接下來不管發生什麼事他都要心平氣和地迎戰。

「當時進展到什麼程度?」

阿爾雙手一攤,「我把他給上了。」

「噗、咳咳咳──」亞瑟一口紅茶整個噴出來,形象全毀不說,還嗆到抽不出空檔反駁阿爾『英國你真不衛生』的幸災樂禍。

「英國,你感冒了嗎?」伊凡握著水管笑問,那副模樣在亞瑟咳得淚眼模糊的視線中分外溫柔和善……

「H1N1要實施強制隔離哦☆」

──前言撤回。

「少……囉嗦!第一次約會就在廁所裡面做、做……那個、做那種事的你們……沒資格說我啦!」好不容易緩過氣,亞瑟惱羞成怒地紅著眼眶(咳出來的)對阿爾怒吼。他今天都抓狂幾次了?這份問卷做完一定要去找妖精さん談天說地,治癒他的身心俱疲。

「經常去的約會地點是?」

「美國那鋪張過度浪費材料的King size大床上。」

「HERO的寢具怎麼可能寒酸呢,不能睡六個人的不能叫床。順帶一提俄羅斯是因為怕冷所以一天到晚跑來我家。」

「那當然了,笨蛋不會感冒嘛。」

「啊哈哈哈俄羅斯你好像說了奇怪的話呢。」

「一點也不奇怪哦,我是實話實說。」

「那麼,會為對方的生日做什麼準備?」

伊凡萬年不變的微笑停頓幾秒,稀罕地換了一副無比誠懇的表情,「適合他尺寸的保險套。」

「哈哈哈哈根本就不適合,再說你又不喜歡我戴套。」阿爾弗雷皮笑肉不笑。開什麼玩笑他可是HERO,那送來的箱子側邊附加說明的『激☆短小』根本是惡意誹謗。

「因為你自己挑的尺寸都會滑掉,戴不戴根本沒差。」

「總而言之我是HERO所以我說的一定沒錯。」

「是、是,可以進行下一題了嗎?」亞瑟掏著耳朵問,說實話他對他們到底是不是用對了保險套的尺寸並不感興趣。

「英國你幹嘛故意漏掉我的答案?」

「拜託你快講,老……我時間寶貴。」

「我知道你已經主動把耳朵掏乾淨準備聽我的答案了,那就是──鏘鏘──免費陪HERO看一整天的恐怖片!」

「那是你自己的願望吧!!」亞瑟憤而摔筆,然後因為筆斷水了只好摸摸鼻子重新再拿一支過來繼續。

「是誰先告白的?」

「嚴格說起來……沒有,不過概括而言應該是……我吧。」伊凡的笑容恢復成平時那種令人捉摸不透的維度,嗓音有些飄忽。

「你指的是那次坐在我肚子上一邊掐得我差點升天一邊夾緊屁股搞得我真的升天的時候說的話嗎?」阿爾的表情像在述說一件英勇事蹟。

「哦?你記得呀?」

「No! 沒有!不記得了。」

亞瑟注意到阿爾泰然自若地別開頭,卻忘記遮住翹起的嘴角。

「有多喜歡對方?」

阿爾含了一口可樂,感受舌尖針刺般的觸感,「沒別的選項嗎?比方說討厭到把他的照片拿來當槍靶射之類的。」

「原來你喜歡看著我的照片打手槍呀美國?果然是毛頭小子。」伊凡斜睨他,唇角浮現曖昧的揶揄。

「你果然在我房間也加裝了監視器!」

──慢著你怎麼沒有否認?!

滿頭線地看著阿爾忿忿地一把扯住伊凡的圍巾,亞瑟摀著臉虛脫的往後倒,讓身體完全埋進沙發裡。這兩個人真的可以再超過一點……

「怎麼,你對視訊做愛比較有興趣嗎?」順勢反握對方揪住自己圍巾的手,伊凡的笑容帶上一抹挑釁。

「普通而已,我感興趣的是怎樣操到你痛哭求饒。」阿爾的臉跟他靠得很近,嗓音低沉語帶脅迫。如果忽略微笑裡掩藏的惡意,兩人的姿勢基本上無異於調情。

懶懶的在答案欄填入『喜歡到想哭的程度』,亞瑟的問句適時介入,「那麼,深愛著對方嗎?」

兩人互看一眼,阿爾甩開手坐正,伊凡從容地將鬆亂的圍巾恢復原狀。

「聽好了英國,HERO的愛是無私的,包容著這整個世界,但無論如何凡事都有例外,那個例外現在坐在我隔壁。」語畢,他得意地轉頭去看伊凡。對方並未如他所期望那般顯露任何一絲情緒動搖。

「你期待我說『我也是』嗎?」伊凡哄小孩似的敷衍他一下,隨即回答亞瑟,「說愛還太早吧。」

亞瑟遲疑了一陣,在『否』字上面打了個叉,寫上『未知』。

「對方說什麼會讓你覺得很沒轍?」

「沒轍?我嗎?怎麼可能。」阿爾嗤之以鼻。

「同上☆」

這一刻亞瑟徹底領教了世界兩大國根深蒂固的彆扭幼稚與好強。



-TBC-



為什麼他們一直要爆出工口發言啊!!!(摔筆)


No.295 / [逝水流年]國擬 / Comment*0 // PageTop▲

← [冷戰]絕症 / Home / [冷戰]傳染途徑 →

Comment Post


Name:
Submit:
Mail:
URL:

Pass:
Secret: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Ho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