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寥 落 星 河 =
もし傷は時間で治せるなら、記憶がある必要はないんだ。


言 靈



www.dreamself.me


人 間


紅衣

Author:紅衣
鬼 畜 愛。腹  愛。
懶 惰。行 動 遲 緩。

六 道 骸 至 上 主 義 。
変態。萌え。無邪気。骸。

鋼彈00。
剎那溺愛。ハレ凌辱萌。

APH。
露受。冷戰。神義。露冰露。
朝露。露法。英西。奧瑞。

plurkTwitter鮮網
所屬社團:西風漂流
冷戰十題

APH中文檢索



「傀儡人間」


『Chris's Crime』



痕 跡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必 然





波 濤




再 生




輪 迴




疊 嶂




限 界




接 點


T少《華役町》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昇 華


本站banner,歡迎取用。
寥落星河 ====================== 我總是選擇我喜歡的年級
霧中的玫瑰
Anticlockwise 逆轉世界 鐵幕
MBG


國 境


free counters


計 數




觸 碰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No.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PageTop▲

2009.07.23  [冷戰]殺伐夫妻相性100問Part4 <<19:55


百問的網路更新到這篇為止XD 第31-50問~



【Part 4】


「如果覺得對方有變心的嫌疑,會怎麼做?」

「咦?常有的事啊,不管他就好了。」伊凡說得一副事不關己。

「HERO怎麼可能吊死在一棵樹上?不過若是遇到命中注定的那個人又另當別論啦!……嗄,現在是問俄羅斯變心嗎?他有心嗎?」阿爾一點也不覺得自己的問題很過份。

「……我不知道,不要問我。」亞瑟目不斜視、振筆疾書,「能原諒對方的變心嗎?」

「讓步?俄羅斯沒有提供這種服務哦。」

「為什麼你這題的答案和上一題完全相反……」亞瑟擦汗。

「身為HERO當然會包容愛人的過錯和缺點。俄羅斯,太小家子氣是成不了大事的!」

「既然如此,美國,為了展現你的大方就把州送給我如何?」伊凡作勢要摘他的眼鏡,立刻被一掌拍開。

「哈哈哈哈你還是去死吧!」

「如果約會時對方遲到一小時以上,會怎麼辦?」

「調閱所有監視設備看看他卡在哪個環節上。」

「從來只有人們等待HERO,哪有HERO等人的道理?」

「美國請不要用問題回答問題。下一題,最喜歡對方身體的哪一部分?」

「雖然很想回答全部……不過果然還是、眼睛吧?」伊凡把玩著水龍頭的開關,臉上泛出天真無邪的微笑,「藍得那麼徹底的眼睛,會讓人想到晴朗無雲的天空哦,我喜歡陽光。」

「喜歡的部分,脖子……到鎖骨這一塊,」阿爾伸手在自己頸邊比畫,「平常都被圍巾包得密密實實,做的時候會整個露出來,看到就會特別想咬。」

「哇啊☆不愧是資本主義的吸血鬼呢美國──」伊凡鼓掌附和得全無誠意。

不知道為什麼,儘管伊凡手持水管打爆阿爾腦袋的概率並未降低一分半毫,亞瑟卻覺得伊凡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撒嬌,空氣中飄蕩的粉紅泡泡甜到令人眼前發暈。他情不自禁抖了一下,搓掉滿身雞皮疙瘩繼續問:「對方什麼時候的表情最性感?」

「唔……死掉的時候?」

「你才死掉,HERO代表自由與正義,自由與正義是不滅的!」

「我的確死過啊。」伊凡歪著頭對他笑,那讓阿爾後續的話如鯁在喉,「確切的說,是『想要殺掉我』的那個表情,很吸引人哦。」

「……嘖,你的興趣還是一樣變態。」阿爾撇撇嘴,「所謂的性感是指能夠勾起性衝動的感覺吧?照這個定義歸納,俄羅斯每次露出那種嘲諷的笑,我就會升起一股把他幹到哭出來的衝動,那樣可以算是性感的表情吧?」

「コルコル……我不覺得你有資格說我噢,變態之類的。」

「兩人在一起時最讓你覺得心跳加速的事情是?」

「任何時候都會啊。」

「沒錯,不論是打架還是做愛都相當耗費體力呢。」

「我也覺得訪問你們讓我豈止心跳加速,簡直都快連環車禍了。順帶一提這絕不是誇讚。」亞瑟兩眼無神的說。

「曾向對方撒謊嗎?善於說謊話嗎?」

「HERO在某些情況下會有必須隱瞞真實的苦衷;至於對俄羅斯這傢伙,語言是沒有任何意義的。」阿爾聳肩,言下之意是他們無法溝通。

「什麼是謊話?」伊凡眨著眼睛認真發問。

亞瑟看看阿爾,又看看伊凡,「……我明白了。」

這次訪問以後,亞瑟深信自己察言觀色的能力又會更上N層樓。

「做什麼事的時候覺得最幸福?」

「將一切都安穩的操之在手的時候。」

「那HERO將是你人生最大最驚濤駭浪的變☆數──好啦英國別瞪我,我想想哦……」

伊凡悠然喝了口伏特加,微微偏過臉,低聲呢喃:是啊,真該一早把你捏死才對。

另一邊阿爾咿唔苦思良久,終於有了結論:「怎麼辦啊英國,我無法決定吃漢堡和喝可樂哪一種比較幸福耶?」

「……會期待你的答案是我的錯,下一題,曾經吵過架嗎?」

「數不清。」

「從剛剛到現在吵了幾次英國你算過沒有?」

「我才不想算!都是些什麼樣的爭吵?」

「冷戰。」

「呃……」我看你們明明打得火熱。亞瑟內心言道。

「不動用熱兵器的戰爭哦,雖然美國常常揚言要拿槍轟掉我的腦袋,コルコル。」

「之後如何和好?」

「打上床去做到失聲就和好了啊。」阿爾回答。

「但是醒來以後又接著打下一輪☆」伊凡接話。

「…………轉世後還希望做戀人嗎?」

伊凡轉頭看著他的對象,「我們是戀人嗎?」

「少噁心了。」阿爾齜牙咧嘴擠出一張猙擰的醜臉。

──那到底為什麼我得坐在這裡活受罪?

亞瑟終究沒把他的疑惑問出來,即使他早就在心底把法蘭西斯凌遲了一千遍一萬遍,即使他發現這問卷的內容一點都不適合這對受訪者,但是──握著筆桿的手用力到指節發白──但是……已經,無法回頭了。

「什麼時候會讓你覺得自己被愛著?」

「美國把他的心臟(華盛頓)雙手奉上的時候。」

「啊哈哈哈俄羅斯你說什麼鬼話聽不懂啦!HERO本來就會受萬民景仰愛戴。」

看見阿爾微微仰起脖子展現趾高氣昂態度的時候,亞瑟竟然隱約覺得,或許阿爾也摸不準伊凡的心態,可又不願意承認自己有點在意對方。

雖然比起這些他更在意下一道題目為何狗血得如此驚天動地。

「什麼時候會讓你覺得『也許他已經不愛我了……』?」

「從沒想過。」

「一開始就沒那種東西嘛,這題目真沒營養。」

模稜兩可的答案,套用在無法以常理解釋的這兩個人身上,亞瑟莫名其妙的產生一種『他們對彼此的關係相當堅定且自信』的錯覺,是什麼關係姑且不論。

「你的愛情表現方法是?」

「唔……例如抽出他的血液作為釀酒的原料,或是把他埋進向日葵田裡當花肥?」伊凡搖晃手裡的酒瓶,頰邊露出淺淺的酒窩。

阿爾瞪他一眼,「HERO的血和肉體可是很珍貴的!另外華盛頓是非賣品。我的表現方法就是把麥○勞連鎖店開進俄羅斯他家,這樣我去的時候隨時都能吃到。」

「相當經濟又實惠的示愛手段,我感受到了哦美國☆」

亞瑟已經完全麻木了,「你覺得對方適合什麼花?」

「非洲菊,又叫太陽花,因為美國就像太陽般溫暖耀眼。」

「滿天星,白白的碎碎的一大片,跟雪一樣。」

「兩人之間有互相隱瞞的事嗎?」

「告訴你就不叫隱瞞了啊。」

「對啊,我絕對不會說我在俄羅斯床底下埋了地雷的☆」

「原來美國這麼想和我一起上天堂呀?」

「放心吧你肯定只會下地獄!」

「你的情結是什麼?」

態度始終表現得從容自適的伊凡忽然手一顫,水管落在地面發出響亮的金屬撞擊聲,他彎身拾起水管檢視有無缺損,再抬頭時臉色有點發青,一個名字含在舌尖模糊不清,「……娜塔……」

「噗──這傢伙怕妹妹怕到會哭哦!」阿爾一把攬過伊凡的肩膀用力取笑,「如果有床或是衣櫃他也會躲進去,超沒種啦、啊不過他妹妹是真的蠻可怕的……」

──好卑鄙!踩人痛腳還猛往傷口灑鹽真是太卑鄙啦!!

對於伊凡,亞瑟報以精神上的無限同情,不過並未加以制止。慢慢恢復冷靜的伊凡開始反擊:「美國,你也好不到哪裡去吧?」

「嗄?我嗎?HERO才沒有什麼情結呢!」阿爾揚言。

──這就是你最大的情結啦!

亞瑟努力把湧到喉嚨口的吐槽嚥進肚子裡。

「哦,那下次你看恐怖片不要找我,我不喜歡你發出慘叫的時候注意力不是放在我身上。」伊凡涼涼的說。

阿爾訕訕地縮回手嘟囔著『不找你我可以找別人』、『HERO不怕沒人陪』。

「兩人的關係是公開還是極密?」

「沒有刻意隱瞞,但是大家好像都假裝不知道。」

「咦咦是這樣嗎?大家太不夠意思了吧!好,下次開會強制徵收禮金☆」

「美國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你覺得與對方的愛是否能持續到永遠?」

「我覺得可以持續到永遠的絕對不是愛。」

「啊哈!那是因為你的性格是由猜忌多疑冷酷病態構築而成才這樣說。」

「是啊,像美國這樣虛偽的人一定可以把愛持續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爛。」

在受訪組你來我往的槍林彈雨中,亞瑟非常乾脆地舉了白旗,「不管你們的愛有沒有保存期限,我可不想把這個訪談持續到永遠。對了,要不要中場休息一下?我給你們準備點吃的……」

「英英英國不用了HERO有自備午餐漢堡!」

「我還不太餓,就跟美國分一些漢堡來吃好了。」

「俄羅斯你怎能糟蹋英國的心意呢!」

「你想謀殺我嗎?要不是為了生命安全著想我才不想吃你的垃圾食物。」

「你可以選擇不吃,又沒人逼你吃。」

──……也許不是白旗,而是火力十足的炸藥?

插不上話的亞瑟在一旁獨自黯然神傷。



-前50問完結-


No.299 / [逝水流年]國擬 / Comment*2 // PageTop▲

← [米露]《糖漬罌粟》封面故事 / Home / 漫吐看多就會想懷舊 →

Comment Post


Name:
Submit:
Mail:
URL:

Pass:
Secret: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抽出血液做為釀酒原料感覺好浪漫(?)

露樣~如果你不喜歡阿爾老把注意力放在恐怖片上
那你可以閉上眼睛想像阿爾慘叫是因為你拿水管戳他屁屁
(被漢堡砸)


恩...每次看紅衣寫的冷戰都有種這就是真正的冷戰啊(?)
的感覺哪!
所以原本只愛米受的川就變成了米露也吃(這是好事)

哎呀!原本想告白的(?)結果居然鬼扯了一堆(不好意思)

那個...今後請繼續加油喔!(??)
2009.08.09(22:53) / URL / 川 / [ Edit ]



其實露樣是吸血鬼這樣(並不是

還有那樣的自我滿足不是露西亞的作風唷~(搖手指
露西亞都直接上(喂

呼呼米受的多拉一個是一個(炸

告白大歡迎XD 感想也是唷O_<+
2009.08.12(00:21) / URL / 紅衣 / [ Edit ]


 Ho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