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寥 落 星 河 =
もし傷は時間で治せるなら、記憶がある必要はないんだ。


言 靈



www.dreamself.me


人 間


紅衣

Author:紅衣
鬼 畜 愛。腹  愛。
懶 惰。行 動 遲 緩。

六 道 骸 至 上 主 義 。
変態。萌え。無邪気。骸。

鋼彈00。
剎那溺愛。ハレ凌辱萌。

APH。
露受。冷戰。神義。露冰露。
朝露。露法。英西。奧瑞。

plurkTwitter鮮網
所屬社團:西風漂流
冷戰十題

APH中文檢索



「傀儡人間」


『Chris's Crime』



痕 跡


05 | 2017/06 | 07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必 然





波 濤




再 生




輪 迴




疊 嶂




限 界




接 點


T少《華役町》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昇 華


本站banner,歡迎取用。
寥落星河 ====================== 我總是選擇我喜歡的年級
霧中的玫瑰
Anticlockwise 逆轉世界 鐵幕
MBG


國 境


free counters


計 數




觸 碰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No.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PageTop▲

2009.09.13  [冷戰]破壞欲 一 <<23:10


寫在前面:

這本來是寫給楊的靈魂交換梗的前情提要,攻受相當複雜,共分三個層次。
精神和肉體都是露米,但靈魂是米露,當然也可以看成精神上是露樣主動受。
每次講都會錯亂。。。不過小說看起來應該比較像米露吧,因為看不到外型XDDD

標題後面有一,但是會不會接下去是未知數(喂

那麼,第一集目前還沒有H :)


×



破 壞 欲


【一】



聯合國的酒會在某世界英雄的胡言亂語中結束。

俄羅斯抬手屏退正欲上前的侍者,微笑著拒絕對方善盡職責的協助。
掛在他肩膀的醉鬼冷不防打了個酒氣四溢的嗝,嘴裡喃喃念著:「イギリス……」
喝醉的人真的很重,好在他的身高也不是長好看的,攬著美國的腰走回自己的房間,毫不客氣地把人直接丟上床,美國當真醉得神智不清,喉頭咕耶幾聲臉一偏就不動了,俄羅斯望著他微翹的嘴角,像個大孩子。
拖著沉重的眼皮草草沖了澡,俄羅斯躺到美國身邊,藉著微醺的酒意和倦意入睡。

清醒時聽見隔壁平穩的呼吸聲,想來某個醉鬼還沒醒,俄羅斯睜開眼睛,立刻感到視野充滿某種微妙的不協調,他撐起上半身,伸手調整鼻梁上歪斜的眼鏡──昨晚忘記替美國摘下來了,轉頭果不其然看見『自己的臉』好夢正酣。
他還不至於天真到以為美國為了表達感謝而大方贈送州作為禮物。
看著那張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臉發呆了一會兒,解開領帶輕手輕腳地將『自己』的雙腕跟床柱牢牢綁在一起;慢條斯理下床準備洗澡、換乾淨的襯衫──即使不是自己的身體,他也不願意穿著皺得不成樣的衣服和滿身酒臭上街。
蓮蓬頭的水花噴濺頭臉,模糊了鏡片,俄羅斯一愣,才發現又忘記摘眼鏡。
洗手台前有一面很大的鏡子,他把眼鏡放到鏡子前,瞥見鏡裡的美國,那副眼鏡沒有度數,所以他還能看得很清楚。這張年輕的臉龐擁有蔚藍清的眼瞳,在昨夜的酒會綻放出燦爛笑靨,看起來很開心。
俄羅斯伸出手指撫摸鏡中倒影的輪廓,頸部的線條、鎖骨,冰冷鏡面侵蝕指尖溫度。他試著讓唇線上揚,卻無法重現昨日的記憶,不禁皺起了眉,思索問題點在哪裡。

一直都以意氣風發的姿態出現在眾人面前的美國,笑得像個大孩子的美國。
昨夜酒宴上有無數鮮花美女陪襯,在喝醉之前卻不見他向誰搭話,俄羅斯遠遠地觀察他,突然見他翻個白眼轉身往反方向離開,滿臉漲成通紅血色,隨便拿過桌上的酒杯就當汽水一樣灌。
俄羅斯的目光飄向他原本待的角落,瞧見法國和一名身材姣好的女性正吻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撩起的裙襬底下露出白皙大腿。
──又不是沒做過,怎麼會有那種反應呢……?

水聲淅瀝瀝地,腦中閃過了什麼,俄羅斯抬眼正對著鏡子。美國平日那樣大開大闔的強勢印象背後,似乎隱藏著十分有趣的東西。
曾經,在久遠以前,在他對這個國家還僅止於耳聞的時候,他們碰面了。
一如其尚屬短暫的立國時間,美國的舉止有著少不經事的青澀,卻總對他露出防備的表情,像某種野生動物般全身豎起了毛。
直到現在依然如此。
俄羅斯瞇細眼眸,舌尖緩緩沿著上唇舔拭。
──如果那樣做,想必……會更加有趣吧?
鏡子裡,美國的臉盪漾著異樣的妖冶。
他很快的洗好澡,穿戴整齊,看了一眼挪作他用的領帶,撈起疊在床邊的圍巾繫好。
為了實現樂趣,他得添購一些必需品,俄羅斯愉快地勾起嘴角,戴上擦乾的眼鏡。

回來時他從餐廳順道帶了雙份早餐上樓,開了門想到這種狀態下的美國似乎無法進食,從提袋裡取出新買的手銬藏在枕頭底下,解開綁縛的領帶。
「美國君,起床囉。」
俄羅斯輕拍他的肩,滿懷期待地看著對方緩緩掀開眼瞼,紫羅蘭色的雙眸迷茫了半晌,猛然瞪圓呆望著他,數秒之後眼神凝聚警戒。
「你……」
「第一,我不是複製人;第二,你要不要照照鏡子?」
先一步用早餐麵包堵住他的嘴,俄羅斯端著盤子坐在床邊,看著美國跳起來風風火火衝進浴室,又衝出來一把搶走他那份餐點。
「嗚哇──真噁心,居然是你的臉。」
美國一邊用別人的臉毫無顧忌的大吃一邊批評,邊吃東西邊說話向來是他的專長。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啊?我們又為什麼……呃,交換了身體?我用你的聲音在說話耶俄羅斯──」
「我有在聽啊。」俄羅斯微笑著迎上他的目光。
美國嚥下最後一口麵包,「聽到了就要回答啊!本來以為今天會宿醉,不過俄羅斯你好像沒喝很多嘛?還是因為平常一直在喝所以酒量很海……」
「吃飽了嗎?」
「勉勉強強啦……喂、你想幹嘛?Fuck──!」
其實美國並沒有放鬆戒心,但俄羅斯的動作來得又快又急,銬住他一手繞過床柱又銬住另一手簡直一氣呵成,他只能眼睜睜看著俄羅斯摘掉眼鏡,跨坐在他身上。
「美國君要不要猜猜看,我想幹嘛呢?」
俄羅斯歪著腦袋,發出コルコル的笑聲,美國覺得有點頭皮發麻。
「你少蠢……不會吧?」
坐在上方的男人身體向前傾斜,岔開雙腿夾住他的腰輕輕摩蹭,他那機能正常且健康有活力的器官此刻正隔著布料昂首抵住下腹。
美國感覺耳邊轟的一股熱氣冒上來,半天才從舌尖擠出一句話。
「……這樣都站得起來,變態啊你?」



-TBC-



No.304 / [逝水流年]國擬 / Comment*1 // PageTop▲

← 向日葵小精靈 / Home / 8/22(六)冷戰茶聚資訊 →

Comment Post


Name:
Submit:
Mail:
URL:

Pass:
Secret: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我終於想到正確要怎麼講了!!

身體:露米
靈魂:米露

露樣硬騎上阿爾
露樣調教阿爾

這樣就沒錯了!(擦汗)

<s>太太你認真的地方好像不太對...</s>
2009.09.27(14:10) / URL / 楊 / [ Edit ]


 Ho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